360℃小说

.
  1. 首页
  2. MF文库J
  3. 魔技科的剑士与召唤魔王
  4. 第十卷
  5. 第五章 张牙舞爪的异国(反乌托邦)
  6. 繁体版

第五章 张牙舞爪的异国(反乌托邦)
2017-09-13 22:50:07

		

一树回到饭店后,马上偕同伙伴们前往察看北美国和南美国之间的战争。
北美国和南美国的军事界线是东西向斜斜地穿过原本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个非常长又大的范围。因此迥异于日本的东西战争,战线拉得极广。
于此广阔的范围中,正发生著许多小型冲突。
之所以预设会有数量众多的战场,是因为当局让每个战场都打成小规模冲突,自然就呈现出持久战的样貌。
美国的人口虽然在日本之上,但是能获得神魔庇佑的圣痕魔法使人数其实没有多大的落差,因此将不是圣痕魔法使的人强化为机械士兵——北美国的这种想法非常合理。
双方的军力鲜少会超过千人。但是听说南美国的「印地安」们,是以身为文明象徵的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或加州南部「矽谷」为最优先攻击目标,把战力集中在瞄准这些地方的最前线亚利桑那州。亚利桑那州就夹在拉斯维加斯和科罗拉多河的中间偏南处。
北美国抱持著「不再继续失去领土」的坚定决心,将临时政府设在拉斯维加斯,更加发展了那座圆顶都市。英雄们边打仗边守护背后的丰饶土地,美式正义的神魔则会给予他们强大的庇佑。
内华达州北美骑士团和亚利桑那州的印地安军夹著科罗拉多河相互敌视,双方的对峙地带根本要称为「激战区域」。
文明越繁荣战力就越强大的北美国,和放弃仰赖文明的南美国,两国之间的战争必然会成为防守者和进攻者之战。
印地安们打算的是攻进拉斯维加斯,破坏都市功能。但是相反地,北美骑士团要攻入亚利桑那州则是极其困难,因为印地安们未有固定的前线基地,全都辗转潜伏在亚利桑那州地形起伏变化大的山谷中。魔法使们不需要大规模的军事基地,因此一躲藏起来便无法轻易找到。他们通常不会从特定的地方出击,也不会回到特定的场所,因为不持有文明,所以连应该守护的土地也没有。站在北美骑士团的角度来说,就是完全看不见攻击对象位在何处。
北美骑士团专注于坚守都市,以发展为目标;印地安军则是不断地出击进攻,多多少少对文明造成伤害后再返回国内。
南北战争的真实模样,其实就是令人畏惧的破坏和不停重复的再造。
临别之际,玛丽像这样对一树说明了南北战争。
一树等人亲眼所见的战争,实际上也如她的叙述。
当敌人来袭的警报一响,拉斯维加斯的人们便会摆出已经习惯的模样,前往避难所避难。
此时数百名骑兵从拉斯维加斯的东南方扬著沙尘而至。
骑兵们用寒气魔法把科罗拉多河冻得坚硬,以魔力强化了踩在上头的脚,宛如惊涛般蜂拥到来。他们和中国的骑兵部队一样,每个人皆是达人马一体的境界,魔力的气场都延展至马匹身上。
为了不让这支军队靠近拉斯维加斯,北美骑士团拉斯维加斯驻屯部队在荒野上摆出三层横队进行迎击。负责指挥的看来是玛丽,并未见到像是王的人物的身影。
科罗拉多河周边由于无数次被当成进攻拉斯维加斯的侵略路径,因此所有东西都遭破坏殆尽,当局弃之不理,维持著荒野的样貌。为了不让遭破坏的范围扩大,北美骑士团于此迎击敌人。
眼前一片黄土色。这个战场令人联想到吹著沙漠气候乾燥风势的西部片。
印地安骑兵们才刚一现身便发动了魔法。所有骑兵手上虽然都持长枪,但应该有一半是圣痕魔法使吧,是支少数精锐组成的部队。
眼下除了火焰、暴风这种操作自然现象的魔法之外,还见识到召唤带有魔力的动植物的魔法——敬爱大自然的印地安神话魔法。
北美骑士团的军队用防御魔法加以抵御,等待对手靠近。他们的机械士兵远远多过圣痕魔法使,那是个十分惊人的数量,应该有印地安军力的两倍左右。
一树等人告诉玛丽和吉尼自己打算观战后,就从距离遥远的丘陵上窥视著战场情势。
眼前画面就是,北美国面对一骑挡千的印地安突击,耸立起以数量为傲的机械士兵墙。
此时吉尼让她那种全体强化魔法响彻战场,同时强化了数百名机械士兵。「偶像」——于集体战斗中能发动效果惊人的魔法。
在偶像之歌赋予勇气下,机械士兵们肩负起美国,团结一致对抗敌人。
印地安骑兵是以「破坏美国」为目的,比起打倒敌人,「冲破敌阵」才是他们的目标。北美骑士团为了抵抗这种攻击,因而摆出三层横队。即使最前方的第一横队遭到突破,第二横队也能进行阻挡,于此同时第一横队还可突袭印地安的背后于以夹击,至于位在最后面的第三横队的圣痕魔法使则可发动攻击魔法或支援魔法。
远远看去,这真是令人佩服,且指挥得当的战术,但是印地安骑兵各个强大,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骑兵里面有一个强到不像话的家伙在耶。」
一树边趴著身体观察战况边嘀咕。
印地安军队中,有名骑兵骑著大概是其他马的两倍大,像是怪物的马匹。宛如大象的巨马,靠两条后腿直挺站立后以它的前脚,搭配骑乘在其背上的女性挥舞的长枪,一次横扫倒了三名机械士兵。
再这样下去横队会被那家伙突破,就在此时玛丽急忙前去助阵。巨马维持用两脚站立的姿态,使出前脚踢打过去,玛丽则以拳击的步法与其交战。
「超强……马在打拳击耶。那个骑兵应该是队长。」
尚香发出傻楞的惊呼。
双方肯定都有并用某种召唤魔法,但是从这个地方无法感应出详细情况。此时玛丽被那名骑兵用长枪挥出强大的一击击飞了出去。
然后骑乘巨大马的骑兵终于冲破阵地,头也不回地奔向拉斯维加斯。当拉斯维加斯的圆顶一进到她的魔法感知范围,就开始咏唱攻击魔法了。
另一方面,好像有几个仅留守最低限度的最终防卫部队人员,走出拉斯维加斯的圆顶,开始咏唱防御魔法和攻击魔法。
魔法相互交错,然而防御魔法无法完全挡下高等级的攻击魔法,拉斯维加斯的圆顶都市为之撼动。此记明确的攻击造成了某些破坏。
相对的,骑乘巨马的骑兵也遭遇最终防卫部队的攻击魔法猛攻,像是独自应战一下就会输掉似的将马掉头,逃之夭夭。
对印地安们而言,陷入魔力醉后变成俘虏失去战力,应该是最糟的情况吧。因此他们采取所谓的打带跑战术,盘算的是打到一下就脱离战场。
从他们这种攻击模式中,可以窥探出一昧狙击文明,以及强硬的「废除文明主义」。
虽然个人无法赞同北美国的奴隶制度……但是有办法和这群印地安们合得来吗?
此时开始有印地安骑兵零零散散地冲破阵线,不过在对拉斯维加斯施放攻击魔法后就退后远离。
不一会儿刚才那位像是队长,骑著巨马的骑兵打出某种信号后,印地安们彷佛退潮般一起展开撤退了。
虽已打下战果,却又不希望自己的军队出现伤亡——看来是撤退的时机到了吧。
但是面对那些想要撤退的印地安背影,北美骑士团当然打算发动追击。刚才相当活跃的巨马骑兵现下则是殿后,准备打退对方。
「好,我们追过去吧。」
一树等人原本趴在俯瞰战场的丘陵上,此时一同站起了身子。
「等一下!也带我去!」
一树忽然感觉背后出现动静,一回头就看到眼前有位只会让人觉得是黑发亚洲人的少女。她身型矮小,带著眼镜,散发出与战场不相衬的朴素氛围。
同伴们也感到困惑。「你是谁?」美樱开口询问。
但是感应到一股似曾相识的魔力流动。
「难道你是吉尼小姐?」
毕竟在这个时间点上不可能出现一名素昧平生的日本人。
「居然一眼被你识破,好厉害喔,真不愧是王。」
总觉得她是在讽刺我隐瞒自己是王的事情。
吉尼原是金发高个子的性感白人,如今却变身为完全相反的类型。
而且她分明到刚才为止都应该还在战场上。
……变身魔法再加上瞬间移动魔法啊。看来「偶像」会使用各种效果相当有趣的魔法。
「你说希望我们能带你一起去,你是打算要做什么?」
一树边注意著开始撤退的印地安军队动态边询问吉尼。长时间交谈就会看丢,毕竟他们是骑兵,甩开追击后即会扬长而去。
「我也想要重新审视『美式正义』,还想要见证你们在看过现今的美国后感觉到什么,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因为我也觉得奴隶制度不是个好东西……」
「对你来说,你可是会进到比对我们来说还要危险的敌方阵地喔。」
我们如果判断要与南美国阵营结盟,你可是会被孤立喔。
想表达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此。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而且有『偶像』在,我有自信能全身而退。」
一树针对她跟来后碍事的可能性思考了片刻。
但是身为纯正美国人的她会如何看待今后出现的事物?比起这样盘算,一树反倒对此事感兴趣。她还说想要重新审视「美式正义」……
「我有条件。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在这个打得最激烈的区域里,为什么没看到王的影子?印地安都派最强的家伙上战场了,不把他们一网打尽是为什么?」
面对一树的问题,变身成日本人风格的吉尼表情僵硬。
一树最近实际感受到,王的情报等同最高层级的军事机密。
「……因为藉由富饶程度增强力量的『超越者』能力,并不能无限使用。」
是要消耗什么东西——恐怕是富饶程度。
「我知道了,那么出发吧。」
一树点头后,步下丘陵朝印地安军队的方向前进。
「……可以那么轻易就相信她刚刚说的话吗?」
尚香偷偷小声地靠过来耳语。
「吉尼还在摸索将我们拉为同一阵营的可能性,所以应该不会讲些损及信赖的事情。」
一树他们最后与北美国结盟的可能性目前尚未消失。
如果此时撒谎,在一起战斗的那种关键时刻,谎言就会遭到戳破。
「如果我是吉尼,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已经会把思路切换到『要如何暗算日本那群人』,而且还是用身为王牌的王者之力。」
真是恐怖的想法——一树对尚香感到傻眼的同时也觉得佩服。
「我会相信她,所以尚香,我们分个工,你就负责怀疑她。」
接触。
——一树他们边高举双手边冲下丘陵。
终于驱散北美骑士团烦人追击的巨大马骑兵立刻就注意到一树他们,并投以像是在说「你们这群家伙想干嘛」的视线。
那个眼神毫无松懈。
近距离一看马匹确实巨大,乘坐背上的女子散发出的压迫感也是非同小可。
切齐的红色短发俐落洗炼,虽说是印地安但她是白人女性。
三国志长坂坡之战中负责替魏军殿后的张飞,仅仅大眼一瞪就吓退了追来的曹操大军,这段著名的逸闻让人联想到眼前的女子,她好像也表露出那般的英豪气场。
可以感觉出混在一树他们中的吉尼,紧张到身体僵硬。
『我们来自日本,是前来了解这个国家的战争。』
一树用英文述说。
『……终于有其他国家来干涉我们战争了啊。好吧,也让你听听我们「伟大灵魂(Great Spirit)」的思想。跟我来。』
巨马骑兵以粗鲁的口吻说完话后,将马掉头。
†
越过科罗拉多河后,呈现更为荒芜的景色。
蓝天湛蓝到令人感到炙热,天空底下是一大片带有红色的沙子及岩石的大地。
大地龟裂,某些部分向上隆起,某些部分向下削落,表露出彷佛地球正在沸腾般的高低起伏,形成山脉和峡谷密实地压缩在一起的风景。
「大峡谷」——提到这个名称,即使是一树他们这种遗忘世界已久的现代日本人也曾耳闻。这座起伏剧烈的峡谷,位在沙漠城市拉斯维加斯东边不远处。
拉斯维加斯和大峡谷根本是人工和大自然美景的极端对比。
『此处是我们的圣地,从裂开的大地中可以看见原始生命诞生时那个时代的地层。地球上普遍的灵魂在此都是赤裸裸的。』
骑兵为了让一树等人步行也能跟上,缓缓驾驭巨大马,同时还这么说:
『我的名字叫疯马(Crazy Horse)。』
女子报上名号,她直接继承了传说中的印地安人名字。
此种命名就如同亚瑟•瓦西雷翁承袭那位亚瑟王的名号一样。
『我是这个「纳瓦霍地区(Navajo Territory)」的「师导者(Chief)」,也请你们说说自己的名字吧。』
他们从一树开始依序各自报上了名字,吉尼则说自己叫山田花子。
亚瑟、尚香和西瑞拉特也分别自我介绍后,疯马用了既不惊恐也不讶异的平缓声音回应说:『看来你们有好几国人一起行动。』
与其说她是冷静从容,倒不如说那种存在感根本就是不动如山的巨大岩石。
自远处观看时都是巨马较为醒目,但是面对面后,这位精悍无比的女性看起来反而比马儿还要巨大。
一树目不转睛地看著她的侧脸,发现她的年龄应该略微长于自己。
虽然难以称她为少女,不过既然是强大魔力的拥有者,年纪当然还很轻。
侧脸看起来是名轮廓深邃,眼神锐利的美女。
她是个白人,戴著众多羽毛束成的头饰,兽皮背心上刺著五彩缤纷的兽型刺绣领饰,身上还穿挂著绿松石闪闪发光的印地安珠宝。但是这身打扮应该不是魔导礼装吧。
『所谓的纳瓦霍地区的师导者,是指你在统领这一带土地上的人们吗?』
一树询问了异国文化的专有名词。
『我们的部族里没有上下关系,只是我比其他人擅长战斗和交涉,所以站在提供相关建议给大家的立场上而已。擅长政治的人就针对政治,擅长料理的人就针对料理,各自提供建议给其他同伴。这就是我们的做法。』
『发挥知识或能力后,应该会有回报才对吧?我觉得这么一来,自然就会产生上下关系。』
『我们已经舍弃了持有私人财产的概念。即使还是存在优秀和不优秀的人,但所有资源都会在大自然底下互相分享。若不贯彻这一点,就无法回归自然的循环。』
自然的循环……
过去大峡谷周围曾经存在过的文明社会痕迹,如今已全部消失无踪,再也不是观光地,而是成为一处圣地。
南美国方未在北美国和南美国的边境线上设置任何监视措施,让人觉得他们只需拥有大自然,没有应该保护的事物。
疯马意外地很多话,告诉了我们许多有关纳瓦霍地区的事情。
『虽然气候荒旱,但峡谷底还有一点草地,我们就在那里牧羊和耕作。但即使如此这里生产和狩猎的成效依旧不佳,所以会请其他地区转让大自然分配的恩赐。』
一行人持续行走在起伏剧烈的褐色大地上。
走下宛如地球裂缝的谷底后,发觉底面确实散布著绿地,在其前方的山谷腰部处有座茶色的聚落。
那是像挨著岩山,用土盖成的建筑物——完全就是社区住宅排列林立,呈现出以土兴建的社区风情。
『那个叫普魏布勒(Pueblo),是种用魔力将黏土紧紧压实的住宅。在这里木材少之又少,不过没必要硬使用木材。』
疯马回到聚落后,方才撤退回来的同伴们像是包围似的出来迎接她。从那个样子看来,他们的确没有上下关系。疯马针对自己带回来的一树一行人,只解释说「是客人」,接著引导他们至位在聚落中央的一间格外大间的普魏布勒。
『此处是集会场。你们如果要暂时留宿,就先使用这个地方吧。』
室内铺著地毯,而且疯马已脱去缀有细致刺绣的牛仔靴,因此一树他们也先脱鞋再入内。
走在编有细小皮革碎料的地毯上,脚底传来沙沙的触感。
『你们这里还真放得开。』
『我不晓得你们是来查看什么,但是我们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东西。』
变身为黑发日本人山田花子的吉尼忽然尴尬地转过脸去。北美国只展现出光鲜亮丽的一面,对一树有所隐瞒。
『大家可以围成圈坐下。那么我就来听听,你们来这里是想知道什么事情?』
『我想听听你们现在打算替美国大陆带来些什么。』
此时有几位居民窥视著集会所内部。有的人感觉是兴趣缺缺地走了过去,但也有人是进到里头加入圆圈,在地毯上坐了下来。
现场的人种多样,有白人也有黑人,好像还有像是日裔人士的身影。
『我们希望让大地恢复应有的模样,也期待自己回归成其中的一部分。』
疯马最先发言。
『地球上原本应有的大自然,和大自然中应有的生活样式,当这些全部融为一体时,我们就能与「伟大灵魂」的洪流成为一体了吧。』
……伟大灵魂。应该就是其他神话中称作主神的存在吧。
不对,或许是指歪界。现在无法判断。
『举例来说,所谓的应有模样是要让这片沙漠和荒野布满绿地吗?』
『纳瓦霍地区……旧时代称为亚利桑那州的这块土地气候条件差,只能在部分绿洲或谷底才能栽种植物,但是我们没有打算硬要改变那种情况。遑论将机械文明带入这片非常不便的土地,我们甚至不打算强行绿化这片土地。沙漠有沙漠的存在意义,有它的生态系。沙漠的沙随风飘至海洋之后,大海能藉此获得铁质……世上所有事情的推移都有意义。沙漠绝非不毛之地,一无是处的是人类的欲望。我们过的是以此为准的生活。例如……这种玉米即使在这块土地上也能栽种。』
她说完话后拿给我们看的是一种在日本从未见过的蓝色颗粒玉米——「蓝玉米」。
『真是硬骨头的排外文明。』
亚瑟吐露出钦佩的话语。他这位施政者,为了丰富自国寒冷气候下的饮食生活,运用炼金术尽了最大的努力。
然而南美国全然逆来顺受,甚至连这种努力也不做。
『反而是距离这里的东方不远处,过去是人称「大平原(Great Plains)」的地方。那边有著绝佳的气候,古时印地安人们在上头追逐野牛过生活。但是因为旧美国文明的机械文明而遭到污染,还要再加把劲才能恢复成原本的大平原。我们会在那样的土地上施展魔力,赋予大地养分进行绿化,藉此对地球报恩。』
『那么说来——南美国中没有留下任何过去美国文明的建筑物了吗?』
一树语带惊讶地问,毕竟过去世界最大的文明国家就是美国。
『没有,我们全都分解了,现在正在进行绿化。』
疯马淡淡地回答。
然而那却是令人颤抖的恐怖事实。
人类走过悠长的历史,其所累积的一切全都消失了……
『拥有大自然资源的地区应该能够从事狩猎或采集,水源丰沛的地区应该能够从事农工吧。各自分别以当地情况为基准,过上相应的生活,然后互相分享各自的收成。我们的目标是这样的幸福。』
贝亚特丽克斯喜形于色,点头如捣蒜。
『这种土造建筑,和使用皮革制成的服装换铺垫,要怎么和美国的机械文明划出界线?』
『就看是否维持自然的风貌。所谓的不损及自然,简单说就是从大自然借来的,也就是大自然的恩赐。所以我们必须向大自然报恩。大自然的恩赐,以及向大自然的报恩,应该要有这些才是幸福。』
『那样才不是人类的幸福!』
突然说出强硬话语的人是现在伪装成日本人的吉尼。
『那种大自然的恩赐,根本无法支撑现代人的生活!我们的身体并未保有远古原始人的免疫系统。如今的现代人假使突然回归大自然,本身和社会都会生病的。』
『那种问题只要花时间就能解决。』疯马毫不在乎地回答。
『你说不能把那些实在少到很可怜的大自然恩赐当成个人财产,我倒想问问在这种概念之下是要怎么支撑所有的人口?是要怎么守护刚出生的脆弱婴孩们?……支撑不下去吧。假如没像古老的原始社会,「灭杀」刚出世的孩子和没有用的老人的话!』
灭杀——意思是杀掉无力扶养的人类。
『那种问题只要花时间就能解决,大自然的恩赐增加就会好了。』
面对她没有一丝动摇的口吻,一树又再感到一股寒意窜过背脊。
这个人面对孩童和老人会被灭杀一事,打从心底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所谓的原始社会应该相当有系统……毕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是那些孩子明明没有犯下任何错,但是自己的出生不被祝福外,还要惨遭杀死,他们的心情又是如何?再说那些历经腹部疼痛生下孩子的母亲,不想想她们的心情吗?』
『我们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因此无法区别自己生的小孩和隔壁人家生的小孩。整个部族就是家族,而且我们印地安……』
疯马虽然是白人却明确地自称是印地安。
『不畏惧死亡。死后能回到伟大灵魂底下,化为印地安神话的力量之一,以轮回成崭新的生命。那也是一种幸福。』
『……你们疯了。在我眼里你们只是大自然的奴隶,只是无血无泪的齿轮!』
『在你眼里昆虫也只是毫无价值的齿轮吧。』
『无法分辨人类和昆虫差别的你们,根本没有身为人的那种同理心,实在太可怕了!』
『明明其他客人说的都是英式英文,只有你非常擅长美式英文呢。』
变身为山田花子的维吉尼亚•达丝大吃一惊,身体发抖。撇开旧时代不谈,在现代日本国内根本不可能有个山田小姐,能说得一口如此流利的美式英文。
疯马闭上眼睛,缓缓地说:
『如果把我想像的事情讲出口……林崎一树先生、亚瑟先生你们这些来自外头世界的客人,是来美国进行裁判,辨别哪一方适合在这个美国大陆上取得胜利。那边那位变装的北美国人,和偶然与你们接触的我,看来是南北势力各自的见证人了。』
『你可以那样认知。』一树点了点头。
『若是如此,我也要针对北美国说句话,如果不让我说就太不公平了。北美国也有各位客人无法坦率认同的文化。其实他们也无法扶养所有人,使用的是奴隶制度。』
『我们已经知道那件事了。』
『哦,比我想像的还放得开嘛。由于是坏心肠的北美国人,因此我还以为他们会隐瞒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那么关于奴隶买卖你又怎么看待?』
一树吓了一跳,看了乖乖坐著注视大人交谈的丝特菈。
——奴隶船!
『就我们掌握的消息,他们从北美国经各式贸易途径将奴隶输出至全世界。也证实有自东北海岸横跨大西洋,走私到欧洲领土国家喔。』
『『什么!』』亚瑟和贝亚特丽克斯同时放声大喊。
『……等等,我不知道有那种事情。』
吉尼那张化为日本人的脸孔因内心动摇而变得惨白。
『这件事情千真万确。我们缉拿过好几次要从美国大陆开往外面的奴隶船了,现实当中确实有人在输出奴隶文化。我保证是真的。』
她的这番话解开了谜团。
『你们缉拿了奴隶船,那么那些原本在船上的奴隶……』
一树在吉尼继续说下去前,抢先插了话。
『……你们怎么处理?』
丝特菈当时乘坐的奴隶船是来自北美国,而前去拯救奴隶的是南美国的印地安,看来是这么一回事。
『让他们加入部族……但大自然的恩赐不足时,也会削减人口。我们一视同仁。』
真的吗?疯马这个人是完全不撒谎,还是为达目的能毫不露痕迹地说谎,到底是哪一种?
谜底尚未完全揭晓。
丝特菈的奴隶船曾历经屠杀。应该是前去拯救奴隶的战士们,当场杀光了那些奴隶,不知为何排除了丝特菈。
而且遭到杀害的那些奴隶全都成了丧尸般的存在。
那是什么魔法?
一树想要深入追问,但最后踌躇了。
因为总觉得那个魔法不同于印地安神话的魔法系统。
那种效果根本是完全背离大自然祝福的现象……
除了美式正义和印地安神话之外,感觉还有某种令人厌恶的东西横在两者之间。
『然后就没有特别值得提的事情了,毕竟我们很单纯简朴。』
疯马结束交谈后站起了身子。
『你们想在这里待多久都行。停留期间,我们不分你我,也会提供餐点给你们。但是不告而别的话,下次见面时我们就是敌人了。』
『谢谢。』
一树虽然如此回话,但是应该没有其他话可以把饭变得如此难吃了。
因为这顿饭是在说完为了要减少人口而杀害孩童之后才吃的。
夜晚的普魏布勒静谧到让人害怕。
没有半点人工的灯火。不过魔法使的话能用魔法生成灯火,也可透过魔力获得夜视能力。像这样全靠魔力解决微不足道的日常琐事,看来是此地的做法。
但是魔力未成熟的幼儿死亡率抬升,魔力衰微的大人也逐渐遭到灭杀。
「我目前觉得把这块大陆交给印地安神话也不错。」
亚瑟突然这么说后,同伴们在黑暗中惊讶地扬起惊呼。
但是成员当中,要说亚瑟和贝亚特丽克斯与印地安的价值观最为相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我是搞不懂美式正义那群人有什么错。」
话说得这么坦白的人是尚香。
「用不著你说出口,我也知道吕尚香这个人会那么想。」
一树如此回答后,尚香讽刺地笑著说:「哈哈哈,看来我俩心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很多了。」
「比起人权,想办法解决迫在眉睫的国难当然较为优先。如果丰饶程度会直接影响战力,那么理当会出现奴隶相关的想法。奴隶制度远远好过被中国这种敌国蹂躏一切啊。」
「可是……」贝亚特丽克斯用强硬的语调插了话。「我无法原谅走私奴隶。」
「德国和英国的价值观中是反对奴隶制度的吗?」
面对一树的提问,贝亚特丽克斯和亚瑟互相看了对方。
「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德国和英国都有类似的地方。」
亚瑟展开了说明。
「无论德国还是英国都是左右于魔力强弱的阶级社会。但是我觉得各自的阶级有各自的任务与义务,骑士有骑士的义务(Noblesse Oblige),工匠具备只有工匠才办得到的傲气,孩子们则有无可限的可能性。」
「丧失所有可能性的奴隶,这种底层阶级既不有趣也让人感到不快。」
贝亚特丽克斯气愤地说。
「而且火上加油的问题是,在德国和英国庇护之下的领土国家,居然瞒著宗主国的德国和义大利走私奴隶的事实!反正出口的东西肯定不会只奴隶。北美国还拿一堆我们禁止的违禁品进来诱惑领土国家,让他们堕落。这样的作为简直就跟找碴没两样!」
一树稍稍被她的威势震慑。
贝亚特丽克斯一认真看待战斗以外的某种事情——与她价值观不同的地方就会表露无遗。这点让一树无法平心静气。但是如果反过来说,这也是他更亲近贝亚特丽克斯的证据,忍不住希望双方能够互相理解。
「我们的管理也有疏失。」亚瑟双手抱头。
「将丰饶程度转换为力量的国家啊,真是令人傻眼的贪婪!」贝亚特丽克斯撇下这句话。
「我从没听人说过有在输出什么奴隶文化……」
吉尼低语,她变得茫然若失,看起来不像是演技,而且恢复成原来的姿容了。
玛丽之前也说过没被告知过奴隶省的事情。
吉尼则说过想要重新审视美式正义。
而自己依旧还是不清楚电池的制造方式。
也不知道那艘船上发生了什么事。
「唔——……」辉夜学姊边像在抱娃娃般紧搂住丝特菈边低吟。
「老实说这个国家,不管看哪个地方都不顺眼……这是我真正的想法。居然那么不珍惜小孩子……」
辉夜学姊回神后才发现自己总是想要掐掐丝特菈的脸颊。
「真的就像你讲的。」一树露出苦笑。
「爸爸、妈妈,我啊……觉得自己好像记得这边的咖啡色山喔……」
丝特菈再被辉夜学姊抱在怀中的状态下,小声地说。
「什么?」
黑夜中充满了惊讶的气息。
「丝特菈搭的那艘奴隶船由于航行在太平洋上,因此和这块西海岸的土地有关也不足为奇……」
一树说出口又再想想后,立刻摇了摇头。
「不对,是很奇怪。如果是奴隶的话,应该是北美国人才对。」
「爸爸,我想去外面看看。」
印地安并未特别禁止他们外出,反倒是说想做什么都行。
一树等人颔首后,决定出去外面。
自拉斯维加斯突然来到这个一到晚上就无任何灯火的聚落。天上的星星感觉好近,彷佛就要倾盆而降。谷地的牧草地上睡著羊只,现在这个时间虽然还没很晚,但是看样子印地安他们也只留下几名守卫,其他人都窝在普魏布勒里了。
那些守卫在一树他们外出时并未盘问。
丝特菈毫不胆怯,踏著感觉相当习惯的步伐,轻快地走在谷底边缘,宛如印地安的领路人。
离开疯马的聚落后,走进了未经整备的道路。
「还有其他的聚落吗?」
「我不知道……但是觉得身体还记得。」
丝特菈大部分的精神受到损坏,只用剩余部分适应。但是大脑之外的身体部位也会存在所谓的记忆吗?难道是灵魂栖宿在某处,并化为魔力?
他们走了一段距离。
此时前方可以看见其他聚落,其中排列著规模比刚才小的普魏布勒。
在中央的广场能见到微弱的亮光。对方是用火在做什么吗?
「这里大概是我的故乡。」
丝特菈以充满把握的口吻说,不过却在那边止住了脚步。
就像是她不想回去该处的样子,就像是她只是在帮忙带路而已。
看起来广场上有人聚集。疯马他们的聚落明明那么早便就寝,这些人是在这里做什么?
一树他们为了不让对方发现,因而边躲匿边靠了过去。
经过魔力强化的一树双眼,映照出了现场状况。
广场上聚集著很多孩子。
身穿印地安服饰的成年人们,宛如商品般让排列出小孩子。
其中有名男子品评似的远望那些孩童,其后方还有大量的挑夫正在待命。他们藉由魔力支撑,背著比自己还要庞大的背包。
品评的男子发动某种魔法后,孩子们便摇摇晃晃地踏著梦游症患者般的步伐,集中到他的身边。相对的,身为挑夫的人陆陆续续将身上的沉重行李卸至地面,接著边打开背包边将里头的物品递给了印地安们。
眼下滚出了大量的酒、巧克力和某些毒品等奢侈品。
身穿印地安服饰的成年人们扑向了那些物品。
才刚结束交易,品评的男子便转身离去。孩子们踩著失去思考能力似的脚步,摇摇晃晃地跟著他走。
那些聚落的成年人正沉醉在获得的物品中,瞧都没瞧那些孩子们一眼。
那是……买卖奴隶的现场。
方才在品评的男子……戴著机械化的防风镜,身穿能裹覆全身的红色斗篷——那个男的是在拉斯维加斯市中心看到过的奴隶首长雷特•梅塔利卡!
那些挑夫全都是机械士兵!那是北美骑士团的手下。
昨夜才在拉斯维加斯市中心看见那名男子,然后今晚又在这个聚落见到,他是在到处搜罗奴隶吗?
而且他还越过了军事界线……?不过边界上确实是没有任何戒备……
亚瑟此时在一树身旁瞪大眼睛,气到浑身发抖。然后一树于千钧一发之际,阻止像是要逼嘶吼边冲出去的亚瑟,并摀住了他的嘴。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干那种事情怎么可以原谅!」
一树对亚瑟为何如此震怒一事心有疑问。
但是他马上就察觉到原因了。亚瑟燃烧怒火的眼睛,朝向的是卖掉孩童的成年人们。这些人明明应该信仰著印地安神话,却扑向印地安神话禁止的奢侈品还卖掉小孩,亚瑟恼怒的是他们欠缺信仰心。
「即使在这边阻止了他,也只能拯救那些小孩。」
一树像是在提出忠告似的跟亚瑟耳语。
「追上他们后直接斩草除根比较好。」
「慢著,追上去解放奴隶后该怎么办?就算把他们带回印地安的地方,也会因为要减少人口而被这样喔。」
尚香中途插话,还比了一个割断自己脖子的动作。
没错,两种命运的结果根本没差多少。
尚香进一步追问了一树。
「你是已经决定要和南美国结盟了吗?救出那些奴隶代表的就是妨碍北美国,因为就算吉尼再怎么说自己不知情,那依然还是北美国政府的行动啊。」
一树犹豫了,毕竟目前尚未得出结论。
但是他不想对这种情况置之不理。
然而在还没决定与谁同盟,尚在旁观者的立场下,身边有一大群孩童确实是太不实际。难道就这么……无能为力吗……?
「林崎先生,请依你想的方式去做。」
吉尼像是要驱散一树思考中的迷惘,这么说道。
「如果真的解放奴隶,我会暂时躲藏在市中心。要不然用星风小姐在Jackpot中赢得的奖金,以我的名义建立孤儿院也可以。」
……她是认真的吗?一树一下子无法相信吉尼的提议,目不转睛地凝视著她。
「这么做等同是在妨碍你的国家,你没关系吗?」
「又没人告诉我有这种事情!」
吉尼明显地表露出怒火。
「只有和你一起行动,我才有办法知道这个国家的真正面貌。所以我不会妨碍你想做的事情,也会协助你清除阻碍。」
吉尼的口吻显示出她再次做好了觉悟。
奴隶首长雷特•梅塔利卡开始移动,带领踏著梦游症患者般脚步的孩子们,朝著某个地方走去。
吉尼像是在瞪视他的背部似的一边追赶,一边继续说话。
「我们快去追那个男的吧。我也想知道真相,重新审视美式正义。现在先不要思考之后会如何,就照自己所想的去行动,只需遵从内心的审判,等明白一切后再来归结出我们双方的结论吧。」
一树相信了这番话。
一树等人这时在追赶雷特•梅塔利卡。
雷特在错综复杂的大峡谷溪谷中不停前进。孩子们顺从到令人感觉不到自我意识,以小跑步跟著他前进,没有露出疲劳或想要逃跑的样子。
谷底的空间越变越狭窄,两侧迫近的崖壁彷佛就要压下来。
「方向看来是沿著科罗拉多河的流向。我认为他们是朝著海的方向,也就是南方。」
吉尼边听河水声边说。
「这一带北美国和南美国的军事界线,准确来说是怎么划分的?」
「科罗拉多河本身基本上就是军事界线了,和以前的州界几乎一样。」
「也就是说是个跟北美国距离极近的地方啊。难道让奴隶工作的工厂或港口会是藏在南美国这一边?」
「……!或许有那种可能。」
「奴隶事业」——甭说国民,连玛丽和吉尼都被蒙在鼓里。如果能轻易往来南美国,那么将奴隶据点设在这边或许较为方便。
只要不被印地安发现遭到破坏即可。
不过印地安的戒备工作实在草率。聚落周遭连夜晚都毫不松懈地进行戒备,但有时却认为军事界线遭受些微入侵也无妨。应该是说,他们没有所谓的领土概念。那种毫无戒备的态势中甚至栖宿著信念。对没有私有财产概念的他们而言,战争就只是单纯的人类生死问题。
不过那个信仰虔诚的疯马应该万万也没想到……北美国人居然偷偷潜伏到非战斗聚落,以违禁品诱惑当地人,进而购买本该被灭杀的孩童。
行径路径前方出现了一座静静耸立的建筑,就像埋没在岩山的峡谷之中。
雷特他们的奴隶队伍消失在那座建筑物里了。
那个地方说不上是城寨也不像工厂,是处以钢材建成的正方体。
虽然规模不及拉斯维加斯的饭店,但感觉有学校校舍的大小。
整栋建筑没有窗户,出入口仅有一扇小门。
间隔建筑物数公尺处还用围篱整个围住。
一树他们藏身于远处,观察现场情况。
「看来不能用攻击魔法直接毁掉,那样会危及里头的孩子。」
美樱嘀咕。她应该是回想起突袭破坏大和驻扎地时的事情吧。
「我不只想要拯救小孩,还想调查那栋建筑物的内部,或许里面有什么东西,是和吉尼她们也不知情的奴隶事业和神秘技术有关。」
一树等人已经决定,等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之后,再来决定和北美国间的关系。如果毁掉眼前的建筑,那就无法了解任何事情了。
那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奴隶事业」据点。
「而且我不想让他们把我们的行动通知本国,只想控制成你知我知的小闹剧就好。」
假如咏唱召唤魔法,那种大规模的魔力波动恐有遭人察觉之虞。
「如果是电波通讯,我想我能够干扰,不过若是以地下电缆进行通讯就没辙了。」
一羽学姊在一旁说。
「一羽学姊根本已经达到魔法师的境界了……」
「……我如果能好好使用通常魔法,不知道能不能在不被发现的状态下『潜入』。」
一羽学姊板起脸这么说。她的双眼透出强烈的责任感。
「我去去就回。」
潜入——虽然是大胆之举,但是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成功潜入。
不过无法独自一人执行此事。
「那么由我、一羽学姊和绿蒂三个人潜入里头吧。调查内部的同时,若有发现通讯设备就加以破坏。成功破坏通讯设备后,我会用所罗门之印的念话呼叫大家,到时候要把建筑物内的人全都抓起来,一个也不能让他逃走。然后还要解放奴隶。」
「我是在有什么机械出现时,负责用普罗米修斯的力量进行操作吧?」
绿蒂这么说,一树点了点头。
「你们给我等一下!这种时候就该让我上场吧!」
华玲在一旁大喊。
「咦,为什么?」一树自然地瞪大了眼睛。
「……你忘了我是什么人喔?」
「蠢小孩一个!」光学姊边笑边指了她。
「绿蒂的蠢小孩朋友?」美樱说。
「我们才不想被你们天真二人组这么说呢!」华玲像在威吓般龇牙呢嘴。
「我可是接受过中国式训练的专业杀手喔!只要我有那个意思,潜入重要设施暗杀重要人士之类的任务都不是问题!虽然我还没实际出过任务就是了!但是要潜入的话,我绝对比一羽那种还要擅长很多喔!」
话说回来华玲的确是那种来历……都忘了有这回事了。
「你在驯养之后完全变成一个天真无邪、吵吵闹闹的孩子,所以我根本没联想到你是杀手、懂得潜入之类的事情。」
「不准说什么驯养!我可不自得自己曾经被你这家伙驯养过喔!」
华玲可能是因为遭受虐待,害得她对面面的世界几乎一无所知,所以对魔女之馆里首次见到、体验到的事物,全都觉得非常感动,极为开心。
也因此让人对她有种简直就是小朋友的……像是蠢孩子般的印象。
明明她和一树是同年纪的人。
「啊,你这家伙刚刚也认为我是蠢孩子吧!这位老兄,我话说在前头,只靠门外汉的你和一羽绝对不会成功的啦!就我现在看到的,那栋建筑物配置了严密的监视系统。专业的一看就了,你们傻傻靠过去的话,马上就会完蛋。」
「什么,真的吗?」
「那些围篱上横著一条可疑的电线,因此应该装有震动感测器。然后入口附近有一堆监视器。」
「你真的是光用看的就知道吗?」
「监视器到晚上会照射红外线,如果用魔力扩增视力的能见度,就能看见那种红外线。」
「啊,真的耶。有红外线在照射,看来那边有监视器。」
一羽学姊也出声说。
「一羽学姊,你也看得见红外线啊?」
「我试了一下,结果可以。毕竟我先前练习过感应电波,再传送干扰电波。」
一羽学姊很早之前,便开始使用基本魔法编组出许多感觉能派上什么用场的小技巧,并加以练习。
「电波和红外线只是波长不同,但一样都是电磁波。」
原来如此,看样子她是真的看得见。
「……电脑要塞计画(Effort Project)。」
听闻众人交谈的吉尼,轻轻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你知道什么有关那栋建筑物的事情吗?」
「那个……之前王和雷特,曾经以最高机密要求炼金技术部开发最新型的保安技术。我记得那个就叫作电脑要塞计画。只是那种新颖的保安技术还没有实际运用在某个地方的迹象……我刚刚是在想那个计画到底是什么而已。」
应是在极机密的状态下研究开发出来的保安技术,完全没有运用在北美国内的迹象。
那种技术——该不会用在印地安这边吧。
「你的意思是眼前的那个或许就是『电脑要塞』吗?」
吉尼轻轻点头。南美国内设有好几处同一奴隶事业的据点,北美国为了守护这些地方,还研究开发出了相关的保全计画……
「如果是那样的话,更是需要我这个专家的力量。」
华玲挺胸这么说。
专业杀手桂华玲、基本魔法的天才冢原一羽和机械统御者绿蒂。
不知道是电脑要塞还是什么的,以如此的阵容去对应,应该没有不足之处了吧。
「那么各位,我们去去就回!」一树这么宣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