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MF文库J
  3. 异世界拷问姬
  4. 第四卷
  5. —— 8 终结与开端 ——
  6. 繁体版

—— 8 终结与开端 ——
2017-09-13 14:50:09

		

地下陵墓内部,在櫂人看来是完全有材质不明的东西建造而成,而且还施加了多重封印。走在这个地方若不是神的虔诚信徒按照正确步骤行动,只能落得命丧当场的下场。但是,身为无神论者代表的珍妮将那些封印纷纷解除。
「——————来吧,吾民之泪,吾民之名〈祈祷牺牲,思考牺牲,相信牺牲〉」
珍妮打了个响指,从空中落下各种宝石。
每当遇到封印,她就会在合适的位置布下宝石,十分轻松地突破封印。
在櫂人看来,此乃脱离常轨的高超技术。珍妮朝着瞠目结舌的他转过身去,点点头。
「先生在对我精湛的技术感到佩服,同事在对不中用的自己感到羞耻呢。我明白,但先生不必为自己〖基本连渣渣都不如〗感到羞耻。毕竟身为我的制造者、子民、祭品的炼金术士一直以来便致力于魔力的贮存于精研」
「……实际上,我确实觉得很厉害,嗯」
『不,这可不是「厉害」那么简单的喔,「吾之后继者啊」。好好看在眼里吧,你将受益匪浅』
维拉德轻飘飘地跟在櫂人身旁,注视着前方正等待被破除的结界。他很少有也很不对劲地摆出由衷佩服的样子点点头,说道
『我虽然从「肉老板」手中购入过恶魔肉,但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实在令人佩服。一级结界连续布置,只有全族人耗费一代代的宝贵生命与知识才有可能将其突破。陵墓根本不需要如此森严的防护』
在他身旁,『皇帝』哼了一声。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像狗一样到处嗅着空气里的气味,很不开心地打着喷嚏,身体直打寒颤。
『哼,确实如此。这里可不是为人类准备的地方,而是为高举神明的肖像鼓吹接受恩惠的鼠辈们准备的,到处充斥着傲慢的气味……不过,还有几分令人怀念的气味。究竟怎么回事?』
『皇帝』更加卖力地嗅了嗅,但似乎没有得出答案。櫂人一行跟着不断嗅着味道的『皇帝』,继续向前赶路。
通道左右两侧并列灵堂,每个灵堂的房间均为独立构造。
在装饰着石制雕花的门里头,安置着气派的棺木。每位王族的灵堂都以其生前轶事设置了豪华的装饰或石像守卫。
伊莎贝拉用余光看着那些东西,悔恨地说道
「哎……竟然扰乱诸位王族的陵墓……我无颜再任团长之职」
她被『机械装置之神』的钢铁手臂抓着,脸色铁青得就像死人。照这个样子,放着不管搞不好会变成废人。
(这、这情况,是不是缓和一下她的罪恶感比较好呢)
另一方面,对伊丽莎白做也有解释的必要。櫂人做出这样的判断,一边走一边讲出自己获得的情报。
「就趁现在先跟大家讲讲我们之前发生的情况吧」
身为一切情报源头的珍妮没有插嘴,一路上只是莫名机械地哼着歌。
櫂人讲着讲着,伊莎贝拉的面色在另一种层面上渐渐变得严肃。
「你说,圣骑士被喂下了恶魔肉?怎么可能……不对,但我确实感觉到有我不知道的部队存在……在王都防卫之际,上报的死亡人数也存在偏差,怎么会这样」
她果真对此有些头绪,开始自言自语地嘀咕起来。
伊莎贝拉陷入沉思。另一方面,伊丽莎白激动地眯起了红色的眼睛
「你说还有一个人工制造的『拷问姬』?『肉老板』是说过,有群为了阻止那一刻的来临而行动的人……说的会不会就是这家伙?」
自然诞生的黑色『拷问姬』,凝视着人为制造的金色『拷问姬』的背影。珍妮还是没有回答。伊丽莎白没对珍妮说什么,接着说道
「教会让圣骑士吃下恶魔肉来作为武力,想以此杀死珍妮。这是因为,珍妮会妨碍教会的行动。双方究竟有何目的呢……『肉老板』也这么说过」
櫂人听到伊丽莎白这么说,眯起了眼睛,开始思考。
(本应以十四场悲剧为开端,以最糟糕的谢幕迎来结束的故事中竟然存在着反抗者。整体来看,你们谱写的篇章虽然很渺小,但或许会非常重大的作用……)
櫂人脑中浮现出一个广阔的西洋棋盘。那就是世界。
『肉老板』的阴谋与维拉德的贪婪,让十四枚恶魔棋子摆在了上面。那些棋子已经被顺利地粉碎掉了,但棋盘受到了伤害,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如今隔着那道裂痕,拥有着扭曲步兵的教会军团正与白色女王的棋子对立。
而之前行动的红色的王与女王的棋子,悬浮在空中。
『肉老板』说他们两个的出现出乎意料。伊丽莎白与櫂人干掉十四恶魔这件事,发挥了重大作用。但是,这似乎并不能影响到一开始便已制定完毕的攻势大局。可是,他们在今后有发挥重大作用的可能性。
(究竟,是什么即将开始……不对,或许有什么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么?)
櫂人感到头痛,按住了额头。他注视着前面珍妮的蜂蜜色头发。
现在这群人中,最接近真相的无疑就是珍妮。但她还是毫无反应,一边继续哼着歌一边用珍珠色的势头解开下一个封印。
櫂人一行下了楼梯。向下层一路前进,封印的森严程度也随之增强。
伊莎贝拉愣愣地低语道
「怎么会这样。这个地下陵墓应该只有五层啊!」
从本不应存在的第六层开始,结界开始出现异样的夸张之处。在不是王族陵墓,已经没有防护必要的空洞空间中,布下了能将数以百计的从兵杀死的强力结界。
櫂人开始担心这些结界能否打破。但珍妮冷笑起来
「〖有够天真,天真得无可救药啊。那些不正经的混球倒是再拼命一点啊。我们可是把全族都搭上了啊,你说是不是疯了〗?」
珍妮就像破坏小孩子的秘密基地一般,将结界打破。
不知道究竟下了多少层。
最后,眼前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
其表面以高超的技术雕刻着圣女的形象。但那个形象与櫂人迄今为止所目睹过的任何一个都不一样。
这与他所知的被倒吊的圣女像存在着很大差异。
櫂人茫然地嘀咕着。
「………………站着的」
圣女的脚是着地的,没有感到痛苦的样子,在她面前跪着一个亚人使徒。珍妮将红色宝石举向圣女的眼睛。宝石就像被加热了一般溶解滴落。
与此同时,红光呈闪电状在整扇门上奔腾起来。
圣女的眼睛里流出血泪。随着倾轧声,门自动向内侧缓缓开启。
同时,从中传出异样的声音。
像怪物的声音。
又像人呻吟的声音。
「……那是什么东西」
「是『守墓人』创造的守护者」
珍妮淡然地回应惊愕的伊莎贝拉。但坐镇于房间里的那个生物,怎么看都跟『守护者』这个词完全不搭调。
纯白色的猫头鹰与离奇膨胀的肉块融合在了一起。
猫头鹰的头部闪耀着白银色的光,释放着神圣感,与拉·缪尔斯的召唤兽相似。但下半身则由脏脏的相互缠绕的触手构成,缭绕着邪恶气息。
若说这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绝对触犯了禁忌。伊莎贝拉茫然地嘀咕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守墓人』大人竟然……制造了这种东西」
湿漉漉的触手正在搏动,像树根一般淹没了整个广阔房间。
『皇帝』低吼,发出充满愤怒的吼叫
『开什么玩笑……这又是个亵渎恶魔的存在!维拉德,汝可知道,这玩意为何会有可恶神使的头部?』
『真是出色……竟然让借助神之力召唤出来的召唤兽吃下恶魔肉。此乃创意的胜利』
维拉德几乎没去在意『皇帝』,恍惚地作出回答。
伊莎贝拉更加错愕地睁大双眼,脸颊微微颤抖起来。尽管勉强忍住没有喊出来,但绝望与空虚似乎似乎已经席卷她的内心,摧毁了一切。
櫂人也能够理解她的感受。
(这东西,会从根本上颠覆她所信仰的教义)
教会守护的地下陵墓之中,竟然存在着让神圣生物吃下恶魔肉所创造出来的怪物。
这是明确背弃人们信仰的行为。
「……我、我想问您。您应该也被奉为神使之一」
伊莎贝拉发挥出惊人的理性,向白猫头鹰搭话。然后,她颤抖着接说道
「您、您是怀着怎样的信念,守护着这里?」
猫头鹰以独特的方式突然转过头,向伊莎贝拉看去。瞬间,伊莎贝拉说不出话来,櫂人也倒吸一口凉气。
那碗口一般大的景色眼睛里,充斥着的全是疯狂的凶光。
珍妮像布教的传教士一般,讲解怪物的状态
「被喂下恶魔肉的人会得到强大的力量,但作为代价必须不断用他人的痛苦来滋养自己的身体。这个怪物与黑色『拷问姬』还有我一样,应该已经得到了维持身体所需的痛苦。可是,神之力与恶魔之力相互冲突,精神和肉体都难以承受,最终变成了扭曲的形态。于是,便只剩下将进入视线之人消灭的破坏冲动。〖多么方便的看门狗啊!堕落到这个地步也算完蛋了呢!〗」
珍妮唯独最后一句话带着嘲讽的味道。就在这一刻,整个房间的触手带着敌意蠕动起来。粘液相互摩擦,发出恶心的声音。
伊莎贝拉单手捂住满是伤痕的脸,一遍又一遍地摇头。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这未免太奇怪了吧!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王都的地下陵墓!一直以来,我们到底在相信什么,保护什么!」
「女士,抬起头来。你们迄今为止所守护的东西中,确实也有正确之物。但是,你应该也隐约察觉到,有某种疯狂的东西存在。然而,你却选择视而不见。这便是你迄今为止的盲目所付出的代价」
珍妮再次如司祭布教般开口说道。她毫不留情,严厉地接着说了下去
「擦亮眼睛吧。人类代表〈迷途羔羊〉,你觉得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来?怎么说你也是团长吧」
「啊……是,阁下说的没错」
伊莎贝拉把嘴唇咬得都快破掉,抬起头来。几道泪水从她眼睛里滑落。
于是,她直面自己想否定其存在的怪物。
白猫头鹰动真格地开始行动。它一边大幅度地转动巨大的脸,一边向前滑行。大量的触手被上半身拖着动了起来。肉覆盖范围之大,甚至櫂人瞬间有种整个房间在向前位移的错觉。那些肉一边布满粘液,一边横七竖八地开始蠕动。
「櫂人大人」
「嗯」
櫂人带着小雏准备上前,但根本没这个必要。
铿……鞋跟踏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响声。
黑色『拷问姬』与金色『拷问姬』走上前去。
两人站在一起,黑色与金色的公主犹如彼此分立于镜子内外,相对一侧的手同时高高举起。面对既神圣又邪恶的可怕存在,她们毫不畏惧,让掌心盘卷起黑暗与光芒。
红与金的花瓣飞舞,白光与黑暗盘绕。
一边显露出愤怒,一方毫无感情,同时细语
「————赶紧长眠吧」
「————晚安,奴隶」
下一刻,红与金,黑与白,激烈爆发。两位『拷问姬』没有依靠刑具与机械,毫不畏惧逼近的触手,直接释放出刀刃。
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
上千支斩首剑贯穿白猫头鹰全身,白猫头鹰变成了刺猬。
那东西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可悲的哀嚎。
啊——————、啊——————、啊——————、——————
那发音,既不是鸟也不是人类的声音。櫂人瞬间察觉到某种可怕的可能性。
(拉·缪尔斯召唤的鸟,瞬息间便消失了)
那么,这东西为什么没有消失?
莫非为了维持召唤兽,人也被加入进去了么?
櫂人心里萌生出可怕的怀疑。但他并没有闲工夫在感伤与厌恶中思考这个问题。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充满气势地大喊起来。是伊莎贝拉强行挣脱了『机械装置之神』的手臂。她落地之后飞奔而去,扑向浑身扎满剑的猫头鹰,抓住深深刺进其胸膛的一柄剑,扭动起来。
白猫头鹰发出激烈的惨叫。伊莎贝拉瞬间将剑抽了出来。
随后滋噜一声,大量的黑血喷溅而出,洒在房间里。
剑尖插进了它搏动的心脏。
白猫头鹰的巨大眼睛睁得像碗口一样,开始痉挛。他的头部和上半生开始变成白光,触手构成的身体开始变成黑色羽毛。但是,两种变化中途停了下来。
之后,留下了一具既不能作为恶魔也不能作为神圣生物消失的凄惨尸体。
伊莎贝拉浑身浴血。插进心脏的剑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她抬起颤抖的脸,凭着意志撑住了瞬间险些倒下的身体。
她将手水平举至胸前,敬上一礼。
「您无需再被错误的命运所束缚。地下陵墓的守卫工作,辛苦了」
她对怪物如此说道。所有人都没插嘴。
由人的罪造就出来的怪物接受了这番话,就此长眠。猫头鹰的触手完全停止了痉挛。伊莎贝拉确认到变化后,终于瘫软下去。
她没有说话,只落下泪水。
如同将世间的不合理嚼碎,将其转变为愤怒一般,继续哭泣。
***
房间里就下了巨大的一滩血。伊莎贝拉瘫坐在血泊中。
「我说,伊莎贝拉——」
正在櫂人准备安慰她的时候,传来轻快地脚步声。
是珍妮像跳舞一般走近了伊莎贝拉。令人吃惊的是,她竟然绕到伊莎贝拉面前,紧紧抱住了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珍妮的表情还是那么冰冷,但这份拥抱的却十分温暖、温柔。
「〖你这处女,不愧是老娘看上的女人〗。小姐所展现出的荣耀,我并不讨厌哦。〖有骨气〗」
珍妮用雪白的手,擦掉伊莎贝拉脸上的黑血。将污渍擦干净后,珍妮抚摸着伊莎贝拉满是伤痕的脸,接着说道
「愚蠢之人正因为弱小,所以才应该变强。女士你正是如此。〖真乖〗」
平静的话语,让伊莎贝拉愣愣地眨了几下眼睛。但她来不及回答,『机械装置之神』便再次将她猛地抱了起来。
「啊、喂……怎么又这样」
伊莎贝拉本打算抵抗,但还是卸下了身上的力气。她似乎觉得已经无所谓了,乖乖地任其搬运。
珍妮也站起身来,张开沾满血的双手。
「好了,只有一步之遥了————敬请期待」
櫂人再度在室内扫了一圈。
可能是之前被触手覆盖着没有发现,这个房间其实是大堂式的构造。惊人的是,从上至下完整确认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任何接缝。在半球状的天花板中心还能看到过去似乎发挥过功能的,使用了多种水晶制造的精致的灯。
(这真的出自人类之手么?)
櫂人感到深深的疑问。与此同时,他发觉没有从这个房间没有继续前进的方法。既不见又通道也不见楼梯,看来是条死路。
只不过,在被触手覆盖过的部分石壁上能看到深深的雕刻。那雕刻同样巧夺天工,人物像栩栩如生。
櫂人走近过去。圣女怀抱着被布包裹着的什么东西,看不见布包里头的东西。不过,圣女脸上挂着深深的微笑,在旁站着一个亚人随从。
亚人的脸藏在兜帽里。櫂人一阵愕然,嘀咕起来
「——————『肉老板』?」
在王都广场上看到的像,也连锁式地从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在戈多·迪奥斯设立的作战总部旁,安置着留着血泪的圣女像。在圣女面前,有一个从头披着破布的使徒跪像。令人吃惊的是,那个使徒竟然是亚人。从布的边缘,能看到雕刻着鳞片与尖锐钩爪的脚。
那使徒看上去,就像在赞叹圣女的受难,又像在深深感叹。
櫂人不禁向雕刻伸出手,但手指就快碰到的时候手腕被人从旁边抓住了。
阻止他的是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冰冷地说道
「活腻了么?你倒是随便碰碰看啊,保证连渣都不剩」
「啊,啊啊,抱歉」
櫂人眯起眼睛,确认墙壁所保持的魔力量。伊丽莎白说得没错,虽然乍看之下很难明白,但石壁整体都埋入了凶恶的结界。只要碰一下,恐怕会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但此时,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从结界之上感受到的魔力质感很奇怪。
(这些也是……神圣与邪恶混杂在了一起)
神圣之力与邪恶之力融合,坚固地堵住了墙壁。
此时,櫂人忽然发觉某件事。
「莫非,这个并非用来防护的?」
给人一种用于隐藏,或者封印的感觉。
(——————但是,究竟是对付什么?)
櫂人在不详预感的驱使下,仔仔细细地将墙壁整体的魔力与气息重新探测了一遍。此时,他察觉到墙壁后面存在着某样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有声音传过来?)
櫂人小心不碰到墙壁,拼命将精神集中在耳朵上。最终,他察觉到声音的本质,同事不寒而栗。那是某种东西在呼吸。那东西正缓缓地,以一定的节奏呼气,吸气。
有人在睡觉。
就像小孩一样安然地沉睡着。
「来吧,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就让我们将被隐藏的阴部掰开吧」
珍妮毫不畏惧地轻声细语。她张开双手,两只手掌之上分别放着白色与黑色的宝石。她将两颗宝石合在一起,黑与白缓缓融合,改变,变成了钥匙的形状。接着,她将要是插进了圣女所怀抱的某种东西的面部。
——————咕呀
响起古怪的声音。珍妮温柔地甜腻细语
「在那对面的东西,正是我们所吃下的肉的真相」
刚才的怪叫声似乎是开锁的信号。随着轧轧作响,沙尘腾起,沉重的石壁开始开启。如同贞操带脱下一般,教会长期以来隐匿的可怕秘密,即将大白。
厚重石壁里面所展现出来的……
是一间儿童房。
***
里面十分安静。
就像几百几千个春秋一直延续下来一般的,凝重沉默的底部。
乍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儿童房,四面装饰有墙纸和缎带,给人一种可爱、无害的感觉。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里非常的扭曲、残酷。
取代花纹墙纸贴在墙面上贴的是一张张人脸,那些人脸在无声地蠕动着,用不可能存在的声带不断发出苦闷的呻吟。
上方的红色缎带是由几种内脏构造而成。那些内脏也是从束缚在半空中的人类肚子里挤出来的。从血淋淋的颜色来看,那些人大概并没有死。
在这个由痛苦装点的怪诞房间的中心,放着一个巨大的摇篮。
就像恶劣的玩笑一般,唯独那个摇篮是纯白色,没有半点污染。
在里面,沉睡中某种东西。
那是甚至用人类的语言无法形容的东西。
那东西活着,深深地沉睡着,而且有肉。
硬要说的话,能看到的事实只有这些就足够了。
「这就是最初的恶魔——远比之后降临现世的十四恶魔更加高位的,能够将世界从根本上毁灭的存在」
即便面对超越人类智慧的骇人情景,珍妮还是淡然讲述。櫂人说不出话来。
(那种东西,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
他回想起转生后不久听伊丽莎白说过的事情。
『吾等人类将创造世界的超常存在称作神明,将破坏世界的超常存在称作恶魔。照理来说,恶魔只有在神明想要废弃世界之时才能够干预人间。但其中存在着例外……当契约者出现的时候,就要另当别论了』
『力量足以毁灭世界的恶魔不仅难以召唤,而且找不到能够承受的容器』
应该这样才对,但足以毁灭世界的恶魔,确实存在于櫂人他们面前。
『皇帝』不知在想什么,什么也没说。维拉德脸上挂着可怕的笑容。小雏表露出厌恶,而伊丽莎白露出就像被父母殴打的小孩子的表情。
(本不应存在的东西,存在着)
面对压倒性的矛盾,櫂人感到眩晕。伊丽莎贝瞥了眼櫂人,嘎啦嘎啦地弄响脖子,很不开心地向珍妮询问
「没有契约者,恶魔应该无法在现实显现。那么这东西的契约者是谁?就连以力量接近最强而著称的余都没有余这东西缔结契约的身体。维拉德,『大王』还有你应该都不可能吧,容器会破坏的。应该根本不可能合适人选」
「不对,并非如此。这是因为,就连普通人〈迷途羔羊〉都普遍知道拥有那种力量的人」
珍妮唱着歌一般回应道。
櫂人与伊丽莎白皱紧眉头。如果真的存在那种人,绝对会引起骚动才对。但珍妮没有理会两人的不解,讲出了让人觉得毫无关系的事情。
「女神让神明寄宿于自己身上,拯救世界后,永世长眠。因此,现在的人世完全建立在圣女的受难与牺牲之上。这是构成教会根基的传说。可是,这里还存在着一个矛盾。神女让神寄宿体内现身现实,让世界进行了重新创造。那么,在此之前破坏世界的是谁?」
「……肯定是恶魔吧。不,等等……」
伊丽莎白手捂着嘴作思忖状。櫂人也察觉到其中矛盾。
『恶魔只有在神明想要废弃世界之时才能够干预人间』
既然如此,圣女就不应该让神寄宿在体内显现于世。因为当神决定放弃世界的时候,身为其创造物的她也属于破坏对象。
这是个摆在所有人面前,却不曾被察觉到的谜题。
在过去,世界曾被拯救过。在此之前,发生过什么呢?
「正是如此,女士。神回应人类的呼唤显现,并寄宿于人类体内,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当神明决定放弃世界的时候,全体人类都会成为破坏对象。也就是说,当时的顺序反了」
「………………反了?」
「神并未下令放弃,恶魔却毁灭了世界。因此神回应了人类的召唤显现于世,重塑了世界。让神寄宿于身体之中却没有坏掉的女孩,这个世上只有一个。那个人的话,理论上也能够与拥有同等力量的恶魔缔结契约、也就是说……」
珍妮手腕上的锁链晃晃作响,手指竖在嘴唇前,就像说悄悄话一般讲述出迄今为止一直隐藏的真相
「首先,女孩与强力的恶魔缔结了契约。虽然目的不清楚,但没能将其完全控制住,于是便毁灭了世界。女孩万分后悔,最终召唤神兵缔结契约,重塑了世界。可是,她无法承受与恶魔和神同时缔结契约,在无法死去的状态下陷入了长眠。事情就是这样」
这一刻,构成人世的重要教义之一,从根本上遭到了破坏。
伊莎贝拉的脸上充斥着无与伦比的震惊。但珍妮没有就此钳口,非常肯定地说道
「教会所高举的『受难圣女』,正是首位与恶魔缔结契约之人」
然后,她所召唤的最初的恶魔,被教会隐藏了起来。
恐怕在其存在被隐藏之前,炼金术士便得到了恶魔肉。他们预测到恶魔终将苏醒,于是为谋求对抗的手段,藏了起来。身为圣女使徒的『肉老板』不知为何看准了时机,将肉交给了有意与恶魔缔结契约的人类。
櫂人想象并深思伊丽莎白转述的『肉老板』所说的话。
这是段自很久很久以前延续至今的,无聊的童话。
有人为了那一刻的来临而行动,有人为了阻止那一刻的到来而行动。
「十四恶魔的死,让棋盘遭受到严重的打击。现在,教会高层、部分狂信徒以及想要逃离王都复兴之负担的那些人打算唤醒最初的恶魔,让破坏扩大,企图以此让寄宿于圣女身上的神明再次重塑世界。他们相信,当被恶魔破坏的世界得到修复之际,『正确的信奉者』会被留在世上」
「————这怎么可能,想法也太天真了吧」
櫂人冰冷地断定。在这里的人当中,他所拥有的知识是最少的。即便如此,他依旧能够肯定。在看到拉·缪尔斯的时候,櫂人就清楚地认识到了一件事。
——神会创造世界,恶魔会毁灭世界,他们仅仅是那样的存在。
这两者,都不是人类应该触碰的存在。
「嗯,没错。重塑即是将现存的画卷涂掉,再重新画上去」
珍妮肯定了櫂人的意见。櫂人眼前浮现出一个情景。
一张巨大的画布上,画着人们嬉戏玩耍的画面。但是现在,画面上出现了扭曲的裂痕。有人坐在画布前面的椅子上,缓缓地拿起画笔。
然后,他首先将画布涂成了黑色。
「新世界一旦展开,除了挥舞画笔的圣女之外,现在的人类都将毁灭。我便是为了防止那一刻的来临而被创造出来的。但是,我缺乏世间的一般常识。炼金术士们虽然无法凭自身实力完成我的供应,选择以死作为食粮,但还是留下了遗言,让我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仆从」
珍妮如此说道。她口中的拯救世界与教会所宣扬的救世究竟区别在哪儿,櫂人这下彻彻底底明白了。一方打算保护现在的世界,一方打算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肉老板』分发恶魔肉的动机还不得而知)
不论出于怎样的理由,是他播下的恶意之种,让『十四恶魔』这棵芽萌发。
很久很久以前便有人搭好了舞台,他们却一无地站在台上,拿起剑去战斗。两人付出了惨痛的牺牲,拼命地抗争到底。即便如此,大局却没有变化。
现在,最后的花即将绽放。珍妮要防止它绽放。
于是,自称圣女又是恶女的救世少女,以某种意义的傲慢态度接着说道
「于是,各位都已经知道了真相以及状况的严重性了吧。濑名·櫂人,伊丽莎白·蕾·珐缪。我知道你们两个背负着相互厮杀的命运,但现在我要你们抛开所有,摒弃一切,诚心诚意地,如努力一般效忠于我」
蔷薇色的双眸,直直地转向他们两个。
然后,珍妮·德·蕾——人造的『拷问姬』理所当然般接着说道
「照这样下去,现在的世界将毁灭得无影无踪」
这有如某日的宣告一般,在房间里回荡。
—— EN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