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MF文库J
  3. 异世界拷问姬
  4. 第四卷
  5. —— 4 金色的拷问姬 ——
  6. 繁体版

—— 4 金色的拷问姬 ——
2017-09-13 14:50:09

		

「………………………………………………………………喂,『肉老板』啊」
「语气真够冰冷啊,伊丽莎白大人」
「余总觉得,现在有种超必须举杯庆贺,还要殴打墙壁,必须把某人踹趴下,温情却又渴望杀戮的心情呢」
「真巧啊,我也是这样的心情」
『肉老板』随口回应了伊丽莎白。
两人依旧在『拷问姬』的卧室。在地上硬搭起的火堆已经燃尽,化作死灰。如同取而代之一般,周围散落着剩骨、盘子空酒瓶等。俨然一副宴会过后的情景,一片狼藉。
在这片惨状之中,伊丽莎白躺在床上,『肉老板』躺在地上。两人摊着大字,漫不经心地望着天花板。
伊丽莎白忽然惊醒,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
「莫非这奇妙的感觉,是因为光吃那些怪肉的缘故?」
「唔,总有种预感我要被扣上莫须有罪名呢」
「再说了,你为什么净拿写稀奇古怪的东西过来啊!」
「何出此言啊!史莱姆的精华肉排可是出乎意料的靠谱啊!」
可能是吃的太饱动不了了,『肉老板』挥舞着手脚表示抗议。伊丽莎白依旧一脸不爽,没有回应。房间里变得鸦雀无声。但忽然,伊丽莎白动了起来。
她抬起脚,向腹部用力,一鼓作气坐了起来,然后嘎啦嘎啦地弄响脖子。
「余刚才想明白了,余根本没空放下心来也没空睡觉。但就算这样,依旧推翻不了人类不能贸然入侵兽人领土的事实」
伊丽莎白交抱双臂苦思起来。虽然下定了决心,但也无法改变现状。
只要没有兽人方面的邀请,人类入侵纯血区将会违反协定。而且在火刑一事黄了之后,『拷问姬』的恶行便更加广为人知。
要是自己变成战争的导火索,那可真是一点也不好笑。
伊丽莎白皱紧眉头。『肉老板』一边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一边给出建议。
「既然如此,趁现在把其他该做的搞定也挺好吧。而且伊丽莎白大人为了讨伐十四个恶魔,可是一直忙个没完呢」
「说什么的,哪里还有其他事要做……」
此时,伊丽莎白略微睁大了双眼,极为自然低松开了交抱的双臂。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时咬紧嘴唇,然后闭上眼睛继续思考。不久,她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跳了下去。
「你说的没错,余确实还有该做的事情。出发了」
「好的~,一路顺风~」
『肉老板』非常悠闲地挥了挥手。乌黑的秀发摆动着,『拷问姬』从躺在地板的『肉老板』身边冲了过去,猛地拉开门。
『肉老板』只转动了下脖子,目送伊丽莎白离开。
门就这么敞开着,伊丽莎白消失在了门的另一侧。不久,『肉老板』嘀咕起来。
「人在短暂的生涯中,要做的事情出乎意料的多,越是办不成就越令人后悔喔,伊丽莎白大人…………因为这个时间,不一定会永远延续下去呢」
只剩下『肉老板』一个人的卧室里,降下了凝重的沉默。
没过多久,响起一阵巨大的声音。他打了个嗝。
***
第二天的早上无比幸福、安宁、慵懒、甜腻、平静。
于是,这一天在慌张与羞耻中开始了。
同时在醒来之时,櫂人与小雏无比幸福。
他们赤裸着身体只披着一张布的状态看着彼此的脸。
櫂人不太清楚第一句该说什么。心头满满的幸福,让他觉得自己没办法好好说话。而同时,小雏也是一样。
犹豫到最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平常的问候。
「早安,小雏」
「早安,櫂人大人」
小雏露出心醉的笑容。櫂人也不自觉地回以相同的表情。
两人把额头轻轻碰在一起,彼此的留海接触到对方的肌肤,痒滋滋的。这份触感,让他们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正当两人自然而然顺势准备接吻之时,房门毫无征兆地被猛然打开。
「哎呀,真是个明媚的早晨啊!早上好,櫂人阁下!」
琉特出现了。
他笑容满面。
櫂人与小雏突然僵住了。
櫂人战战兢兢地朝门那边看过去,只见琉特愣愣地眨着眼睛。櫂人用眼神示意「给我识趣点」,琉特以「我明白了」老实地点点头。
——————吱吱吱、嗙。
于是,门被关上了。
櫂人与小雏飞快地动起来。
兽人不怎么泡澡。另外,他们的贵族阶级泡澡有个风俗,会使用放入香草与鲜花的大浴场。但櫂人他们的客房附有一个贴着瓷砖的小房间,里面准备了一个小型浴桶。这估计是考虑到异种族所做的安排。照理说应该吩咐女官来弄热水,但这次櫂人用魔法紧急地生成水,又生成水来加热。
两人麻利地清洗完身子之后回到房间,慌慌张张地穿上衣服。
全部搞定之后,櫂人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说道
「已、已经可以了」
「哎呀,真是个明媚得早晨啊!早上好,櫂人阁下!」
「竟然当做没发生过,这也倒能忍!」
櫂人下意识恶狠狠地说道。琉特的耳朵无力地耷拉下去。
「失敬……哎呀,兽人的一天总是在日出前就开始了,所以不经意就……都怪我考虑不周。你看,我就是这样个粗人,真是不好意思」
「算了,这也赖我们,对不住了」
两人「哪里哪里,怪我」「不不不,应该怪我」谦让地推阻起来。不久,琉特的耳朵噌地直了起来,转变完心态后将叠好的女仆装递给小雏。
「于是,将这个交给小雏阁下。是女官那边拿来的」
「非常感谢!我这就去换衣服!」
这个时候,櫂人和琉特来到走廊上,商量今后的安排。
吃完早饭后要在比亚迪敌人兵团的房间里开会。
「我们准备在会上确定今后的巡逻路线。还请櫂人阁下也参加」
「嗯,当然没问题。那就有劳了」
「关于早餐,比亚迪·乌拉·赫斯特拉斯大人说是也要同席,但考虑到两位也累了,于是就决定单独安排了……这样可以么?」
「真是帮大忙了!要是搞什么餐会的话,感觉我会紧张得咽不下东西呢」
「哈哈,我懂!我也很不擅长应付正式的场合呢!」
琉特挠着满是红毛的脑袋,笑了起来,这态度比之前还要友好。
小雏换好衣服后,櫂人和她一起(早餐也在那边准备好了)前往会议室。两人走进庄严的城堡中。
比亚迪的城堡,走廊由岩石砌成,一路上依旧挂着各种鲜活的藤蔓与花朵,以及绣了图案的布。布上使用的花纹,似乎与皇族的风格有所不同。另外,盖住窗口的兽皮,现在全都卷了起来,让走廊上散着金色的阳光。
(景色真美啊……嗯?)
此时,櫂人发觉口袋里封着灵魂的宝珠正在蠢动。
櫂人不禁面色铁青。说起来,昨晚他并没有把上衣扔太远。输入魔力之后,维拉德的宝珠就能掌握周围的情况。
(……感、感觉又要听他说些烦人的话了)
櫂人扶着额头,和小雏一起跟在琉特身后。
***
早餐是扁平的薄面包,涂着吃的柔软奶酪,把小鸡和蔬菜囫囵炖成的炖菜。每样菜味道都很淡,但可能是为了客人,还准备了盐和香料。
据说靠近亚人栖息区域的兽人,味觉也有差异。在这个地方似乎多数人喜欢用了独特香辛料的料理。櫂人想起了以前在小摊弄到的炒饭。但是,估计考虑到不和人类口味,这次是本土的普通调料。宫廷料理也没弄,大概是因为制法麻烦而回避了。在櫂人来看,这样的安排十分难得。
吃完了会议室圆桌上的这些东西后,女官马上就出来收拾了惨剧,并麻利地上了茶。
櫂人他们就这样等了片刻。
不久,大门打开了,一般陌生的武者走了进来。
他们身上都穿着用皮革、牙齿与鳞片制成的红色皮甲,其中以食肉系兽人居多,但也有长着雄壮的角的雄鹿与老羊。他们全都默不作声,释放着与外表相称的压迫感。
他们淡然落座,各自的部下站在他们周围。其中也有昨天认识的琉特的部下。宽敞的会议室,被兽人们挤满。
琉特看准所有人到齐之后,站起身来,开始缓缓陈述前些天的事件。
「我们终于抓到了虐杀犯,但正如昨晚发放的资料所显示,那东西是否拥有自我意识都值得怀疑。由于怀疑可能是什么人制造的,可能并不只有一台,因此要重新制定巡逻线路————」
「在此之前,是不是还有些话应该说?」
此时,雄鹿流畅却又冰冷地插了嘴。
他那双富有中性美,但十分冷彻的眼睛转向了櫂人。被不同于人的兽眼直视,櫂人下意识端正了姿势。在雄鹿身旁,彪形的熊兽人重重地点点头
「嗯,听说那个人类是恶魔契约者,是人类的敌人啊」
「听闻只有琉特阁下暗中接到命令,缔结了契约————而且未曾与我等商议」
场面一下子变得凶险起来。琉特的部下们露出一副有话不吐不快的表情。琉特抬起一只手,很有风度地制止了他们。像针一样尖锐的目光纷纷投向櫂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櫂人本人十分镇定。他是『皇帝』的契约者,本来就没指望受人欢迎。
现场的紧张感逐渐攀升。这个时候,狐狸头武者突然站起声来。
「没错,所以有些事我们得优先去做!」
「就是!」
许多个声音同时作出回应,武者们纷纷起身。他们全身膨胀着可怕的霸气。小雏当即把手伸进皮包,抓住了斧枪的枪柄。
场面一触即发。武者们把手伸向剑柄,拔出了刀。
钢铁的刀锋指向天际。
强人的武者们高举着剑,同时单膝跪下。部下们也跟着纷纷效仿各位主人。
琉特心领神会地悠然微笑起来。
櫂人和小雏面对这样的情况傻了眼。在他们面前,雄鹿嘹亮地说道
「我们崇尚恩义与力量,而且最看重实绩。而且,比亚迪·乌拉·赫斯特拉斯大人也认同并欢迎阁下。那位大人的旨意便是『森之王』的旨意。櫂人阁下,我等私人兵团众成员,对阁下您的付出表示诚挚的感谢」
「————、什!」
櫂人遭到雷击一般的冲击。兽人们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在离开伊丽莎白的时候,櫂人便做好了过上艰苦度日的心理准备。尽管心爱的妻子小雏会陪伴在他身旁,但选择与人类为敌还是必须做出相应的觉悟。他已经准备好生存在众人的憎恨、轻蔑、唾弃之下。
本该如此才对,可是现在,他得到了别人由衷的感谢。
櫂人无意地回想起了伊莎贝拉。櫂人在广场上确认到她平安无事。尽管现在他们以决裂为敌,但伊莎贝拉曾经毫不犹豫地对櫂人这位恶魔契约伸出过手。
(自从跟『皇帝』缔结契约,净发生出乎意料的事情呢)
櫂人细细品味着这份意外的幸运,同是也萌生出另一种感慨。
(没想到,真有一天能这样帮上别人的忙)
曾经,濑名櫂人就像一块垃圾被搁在榻榻米上,他性命的价值连虫子都不如,甚至连生存的意义都不存在。但是,现在不同了。
即便沦为人类的敌人,櫂人依旧能够帮助别人,走上不违背自己内心的道路。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靠自己的双手抓住的荣耀。
櫂人以坚毅的目光回望那些武者。灰熊兽人开口了
「今后还请阁下继续助我们一臂之力」
「嗯,当然没问题————我不能容忍虐杀行为,愿意尽我所能」
櫂人如此回应道。兽人们点点头,以整齐划一的动作站起身来,将刀收回鞘中。櫂人转向琉特,琉特有力地点点头,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伸出手。
兽与人握住了彼此的手,恶魔契约者与兽人坚定地确立并肩战斗的约定。
瞬间,琉特倒了下去。
鲜血四溅。皇帝笑了起来
「………………诶?」
櫂人惊讶地睁大双眼。他什么也没做,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便櫂人以恶魔契约者的身体能力,仍旧完全无法理解。
而且,惨剧并未就接触。就如同花瓣飞舞一般,整个圆桌溅满了血沫。强韧的武者们来不及反应,纷纷倒下。
「——櫂人大人!」
小雏这回从皮包里将斧枪抽了出来,挡在櫂人面前。
此时,櫂人的眼角略为捕捉到了铜质的光辉。
对手所在的地方,并不在眼前。
櫂人在愕然中顺从本能的预感,转向身后。
櫂人感到。
花儿出现了。
***
櫂人面前站着一名少女。
她毫不畏惧,堂而皇之地从大门现身。
方才的平静与秩序顷刻间遭到破坏,房间之内卷入到无比混乱的漩涡之中。
櫂人看着少女的样子,惊呆了。
她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穿着却及其暴露。那件纯白色的拘束装,不了面少得不正常。雪白的裸身缠着十字状的皮带,仅仅遮住了关键部位,这种东西甚至已经不能算是衣服了。但是,装饰却很多。尤其在她腰际还要手腕上使用了大量金属,因此体现出机械的感觉。与此同时,蜂蜜色的丰盈秀发与蔷薇色的眼睛,在整体上更添加华丽。
她的样子像花朵,像女王,又像处处可爱的人偶。
然后,在她身边跟着几只金属制的怪物。
仅由牙构造成的野兽,形似人类但骨骼却致命性扭曲的自动人偶,拥有巨大玻璃制翅膀与管筒制四肢的蜥蜴,完全没有接缝的直立盔甲。
将众兽人瞬间切碎打倒的应该就是它们。那一只只怪表存在很大差异,但整体给人的印象又有着出奇的统一感。
櫂人禁不住呻吟般地低语道
「————『机械装置之神』」
那些与之前的那玩意是属于同类。
然后那个金色少女,肯定就是他们的主人了。
少女坦坦荡荡伫立在那里,俨然就是机械女王的样子。看上去另外还像马戏团的团长或者人偶的操纵者。但说到人偶,少女的外表本身也形同人偶。
她整体华丽而美丽,但表情却冰冷无比,缺乏人类应有的感觉。
此时,如矿石一般的蔷薇色眼睛嗖地转向一旁。
櫂人终于想起了周围的惨状。房间里血沫横飞,哀声不断。
听到那些声音,櫂人稍稍放下心来。
(他们还没死)
不能让她继续攻击。
櫂人让全身紧张起来。但是,少女看也不看那些正在痛苦的兽人们。她瞥了眼小雏之后,目光放回到櫂人身上。
不久,少女自己也以机械人偶般僵硬的动作开口了
「冠以『皇帝』之名的无辜灵魂啊。今后就以侍从的身份效忠于我吧」
櫂人感到脑袋就像从侧面被狠狠打了一下,受到强烈的冲击。这番台词,几乎跟『她』的一样。
同时,他现在才注意到一件事。
这个少女与『拷问姬』相似。
不是像其他人,正是像那位绝无仅有的大罪。
接着,少女就像将之前的一切当当做闹剧一般,让所有的一切全都枉费,做出瞬间颠覆状况的自我介绍。
「吾之名乃『拷问姬』——珍妮·德·蕾。是欺凌奴隶的救世圣女,也是恶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