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MF文库J
  3.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4. 短篇集
  5. 《女仆长无法休息的假日》
  6. 繁体版

《女仆长无法休息的假日》
2017-06-22 18:23:17

		

1
——并非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昴想到了一件事。
“咦?刚才还在这里的那辆推车呢……”
“那个的话,在昴离开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
“是吗。谢啦,蕾姆。”
“咦?我记得我把修剪草坪用的工具拿出来了……”
“那个的话,因为有空就顺手修剪了。”
“是这样啊。抱歉总是麻烦你呢,蕾姆。”
“咦?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所以我想帮忙摆餐具来着……”
“请不用担心那个。昴直接坐下来就好。”
“真的吗。没有我出场的机会呐。真不愧是蕾姆。”
“咦?说起来,拉姆留给我的作业……”
“那个的话,蕾姆已经模仿着昴的笔迹写好了。”
“……是、是吗?那个,嗯,不对吧?不,还是谢谢你。”
2
“我觉得给蕾姆一天休息的时间比较好吧。”
在早餐的餐桌上,看准了全员到齐的时机,昴如此提议。
接受这个提议的,除了昴以外的五个人和一只都瞪大了眼睛。其中,最惊讶的就是被提到的蓝发少女——蕾姆。
站在昴的座位旁边,正在端菜的蕾姆可爱地歪起了头。
“让蕾姆休息,吗?那个……难道说,蕾姆做错什么了吗?所以昴才让蕾姆休息……”
“不,不是的。根本不是那样。不如说蕾姆的工作毫无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我想说,太完美了也会出问题的。”
“——?”
听到了昴的说明,蕾姆也还是一脸疑惑的表情。对超额工作毫无自知,反而证明了雇主和周围的人的罪恶至深。
不禁同情起蕾姆,昴抚摸着站在身边的少女的脑袋。最近,因为昴的这一行为而开心的蕾姆,就算不知道理由也会眯起眼睛、无条件地接受。
“也就~是说,那个吧?昴希望身为雇主的我,能够重新审视一下佣人的雇佣体制。是~这回事吧?”
在摸着蕾姆的头的昴旁边的,是正确地掌握了情况的宅邸的主人罗兹瓦尔。今天早上他也依然画着滑稽的妆容,白色的脸上涂成紫色的嘴唇勾起了一丝笑容。
“嘛,虽然说是抗议有点过分,但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太放肆了,巴鲁斯。对罗兹瓦尔大人说出这样无理的话。佣人想向雇主抗议还早了几百年呢。就算是巴鲁斯也早了几百年。”
“虽然不需要那种特别对待,但是你就没想到点什么吗?”
对昴向罗兹瓦尔提出意见这件事感到不满,平常就对昴很冷淡的拉姆插嘴道。罗兹瓦尔至上主义的拉姆对昴皱了皱眉,
“蕾姆工作得太多了……这件事,这个宅邸全靠蕾姆一个人打理。不管怎么说也太残忍了吧。”
“没那回事。”
不以为然的蕾姆摇了摇头,昴叹了一口气。
“……那么,准备这顿早餐的是谁?”
“是蕾姆。”
“早早起床,简单地打扫宅邸、开窗通风的是谁?”
“是蕾姆。”
“叫你起床、给你换衣服、帮你刷牙的是谁?”
“是蕾姆。”
“真亏你能这么淡定地回答啊!?你是国王吗!?”
“没到那种程度。”
“没在夸你啊!!”
看着保持着傲慢的神色、挺起胸的拉姆,昴一脸疲惫地扶额。之前一直没有参加对话的、坐在昴左边的人举起了手。
“那个,我可以说几句吗?”
一头柔顺的银发,美丽的少女发出了银铃般的嗓音。宛如镶嵌着宝石一般的紫绀色眼眸和扑簌着的纤长睫毛,看着昴的侧脸的人——艾米莉娅。
艾米莉娅看着转过头来的昴和被摸头之后心情愉悦的蕾姆,
“虽然我知道蕾姆干了很多活,但是昴你们也在工作的吧?但是却只让蕾姆一个人休息吗?”
“艾米莉娅炭。你的这份心意我很高兴,但是直截了当地说,这是工作的量和密度的问题。从这些方面来看,我觉得蕾姆比我和拉姆工作得多。”
“真意外呢,巴鲁斯。姑且不提半吊子又派不上用场的巴鲁斯,拉姆可是有好好地完成分配的工作。别把拉姆和你相提并论。”
“明明只做了半吊子的我相同的工作量,你在说什么呢!?说到底,我不在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姐姐大人来做吗?”
“愚蠢的问题呢,巴鲁斯。——是蕾姆来做。”
“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是这个时候一点好处都没有哦?”
把不在考虑之列的拉姆放在一边,昴面向应该直接进行谈判的罗兹瓦尔。罗兹瓦尔像是享受着什么一样含着笑容,用伸手的手势催促昴说下去。
“稍微回想一下,还有其他的对蕾姆的反向差别对待。比如说,前一段时间的魔兽骚动。因为罗兹亲不在,我们事先采取了预防措施的那件事。”
昴抛出的话题,是前不久发生的事件。
和罗兹瓦尔宅邸相邻的阿拉姆村,被栖息在森林的名为乌鲁加鲁的魔兽所袭击。那次骚动奇迹般地以没有出现牺牲者、只有几人受伤而告终。
在事件的背后,其实昴尝尽了苦头,但是那些就让它过去吧。
“关于那件事,还有着要~对你进行回报的约定呢。如果是昴的话,要求的内容或许很难看做是要求呢。”
“那个是,那个……嘛,谢谢你。”
飘忽地用余光看着艾米莉娅,昴支支吾吾地回答着罗兹瓦尔。昴的视线让艾米莉娅不解,但是她不知道昴要求奖励的内容。
和艾米莉娅约好了要约会的时候,如果被她知道自己拜托罗兹瓦尔做了很多事前准备的话就头疼了。毕竟花田和花环什么的,还是要自己准备才有意义。
“关于我的奖励就到此为止。但是,因为那件事就奖励我的话,那么蕾姆和拉姆也应该有份吧?”
“那个时候你说要客人的待遇,是要她们两个也享受同~等待遇吗?那可真~是,强人所难的要求呢。”
“就算我说要做客人是另一回事,但是也没有不能这么做的道理吧?而且在这种时候展现你的气度,使佣人的好感度急剧上升、忠诚心达到MAX!你没有这种打算吗,主人?”
罗兹瓦尔对纠缠不休的昴露出笑容,说着“忠诚心呢”看了看旁边的拉姆。
看到拉姆深鞠一躬以回应那个视线,昴想到身边已经有忠诚心MAX的佣人的事实,意识到自己选择的劝说词语失败了。
“真是一个无论在哪都要挡我的路的女人啊,拉姆。”
“想要拉姆和蕾姆对罗兹瓦尔大人的忠心是徒劳的,巴鲁斯。放在以前,你的这番发言足以让人怀疑你是挑拨离间的间谍而把你绑起来哦。”
“那种酷刑就连一同生活过的同伴都不放过啊!”
明明一起进行了那么意气相投的合作,却对好感度没有产生一丝影响。对于早已采取干脆的对立态势的拉姆,昴为该怎么说服她而烦恼。但是,
“不过呢,也没必要反对昴的意见呢。”
“罗兹瓦尔大人……”
“不要露出那种阴沉的表情哦,拉姆。我也没有屈服。但是,昴所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那个事件相当于我的疏忽。为止了事态恶化的你们,连一个奖励都没有的话就要被叫做小气贵族了。”
“拉姆想要罗兹瓦尔常用的那支羽毛笔。”
“姐姐大人的见风使陀真不是盖的!”
面对坦率地吐露欲望的拉姆,罗兹瓦尔拿出了别在胸口的羽毛笔。拉姆恭敬地接过,小心翼翼地抱在胸前,做出了让步。
总之,这样就相当于攻克了最大的难关。罗兹瓦尔同意,拉姆也退让了,那么事情就简单了。之后就全看最要紧的蕾姆的意见了,
“昴?”
在目前的对话过程中,不停地被昴抚摸着头的蕾姆眨了眨眼。
“嘛,就是这样,我们赢得了奖励的权利。这是我们劳动者的权利。来吧,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说出来。只要是财力和权利的范围内,罗兹亲都会尽力满足的!”
“寄予厚望和过于期待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能够看到在视野的尽头罗兹瓦尔露出了苦笑,虽然意识到了,总之无视。
昴的正面,脸颊泛红的蕾姆眯起了淡蓝色的瞳孔,向昴微笑。
“谢谢你,昴。但是,蕾姆能像这样与昴和姐姐大人一起在宅邸生活就很幸福了。所以,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至今为止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但是,顺势获得了羽毛笔的拉姆独占鳌头。
虽然温柔又没有欲望是美德,但是应该奢侈的时候说出那些就是恶行了。让她做出这样的举动的,正是身边的人们和并不觉得寂寞的她本人。
“那么,就按昴一开始说的那样做吧?”
在对话中止的时点上,艾米莉娅拍着手提出了建议。
“听到刚才的话,我也稍微反省了一下。虽说那是工作,但是我平时也总是依赖蕾姆。我都这么觉得了,一起工作的昴和蕾姆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对于征求同意的艾米莉娅,昴重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也赞成奖励蕾姆。但是,蕾姆说不需要……所以,我觉得这样不行。”
“你想,怎么做?”
“在给予奖励的情况下,却什么都给不出,我想罗兹瓦尔也会于心不安。蕾姆是个好孩子,所以没有那种打算,但是对于努力工作做出奖励也是重要的使命……书上这么写着的。”
本以为她说出了相当出色的话,看来是从书本上现学现卖的。艾米莉娅吐了一下舌头、害羞地笑着,她对着有些惊讶的蕾姆继续说道。
“所以,不要说什么都不需要,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对于蕾姆一直以来的努力,我们想要有所回报。虽然可能有点困难。”
“艾米莉娅大人……”
睁大眼睛的蕾姆,似乎因为艾米莉娅的那番话语而彻悟。昴也没想到要用那些道理来说服她,所以为艾米莉娅的劝说而感动。
“那么,遵从昴最初的提议是什么意思?”
在那边,把羽毛笔放在怀里、冷静下来的拉姆提出了疑问。受到提问的艾米莉娅竖起一根手指,
“那很简单。就算像这样拜托她考虑,但是蕾姆很忙,肯定没有闲暇来仔细考虑。因此,干脆给蕾姆一天时间好好休息,顺便也考虑一下奖励的内容。”
“啊,原来如此。”
比预想的考虑得还细致,昴对艾米莉娅的思虑表示称赞。拉姆和罗兹瓦尔似乎也同意,从他们点头的身影上看,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
之后,就看蕾姆接不接受这个提议了。
“……艾米莉娅大人。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关心。蕾姆自己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真是羞愧。但是,奖励和休息都是多余的关照。蕾姆在之前那件事的时候添了很多麻烦,如果蕾姆不在宅邸的话。”
低下头,蕾姆以道歉的态度说出了拒绝的话语。但是,那份声音中毫无犹豫,可见她不会轻易地改变自己心意的顽固之处。所以,
“蕾姆。”
“是。那个,昴,蕾姆……”
“休息吧。”
“好的。既然昴这么说了!”
——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3
因为现在还在早餐中,所以蕾姆的假日就从今天开始。
虽然昴提议从明天开始、让蕾姆休息一整天,但是被蕾姆果断地拒绝了。
“那么,我想分配一下今天一天的工作。蕾姆要休息,所以如果出了状况,蕾姆就没法安心地度假了。我们也都深刻地了解平常蕾姆的工作之多,以后我们应该怀真挚的感激之情,所以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企划。”
强行让蕾姆回到自己的房间,掌控场面的昴对之前提出的企划的主旨进行了说明。听到这番话,艾米莉娅举起了手。
“那个,昴,打断一下可以吗?”
“可以哦,艾米莉娅炭。发表意见的时候要举手示意这种谦虚的地方也很棒。怎么了?”
“关于让蕾姆休息,还有刚才的说明,我都非常理解了……但是,要让除了我以外的人们理解,可能需要你好好解释一下。”
用手指抵着嘴唇,艾米莉娅瞄了一眼旁边。
在那边站着的,是除了蕾姆以外的罗兹瓦尔宅邸的全体住户。也就是说,除了身为佣人的昴和拉姆以外,身为主人的罗兹瓦尔也到场了。
其中也有露出非常不满的表情的人,
“你怎么一直一脸不悦啊。刚才谈话的时候你也完全不参与,是不是太缺乏协调性了。”
“……说到底,为什么你会产生贝蒂一开始就会协助你的想法啊。你才是真让人不可思议。”
如此说道,坐在椅子上、抱起双臂的小个子瞪着昴。奶油色的头发卷成大小姐风格的竖卷、身着礼服裙的幼女——贝亚特丽丝。
贝亚特丽丝贯彻着只在用餐的时候在餐厅露脸、基本上不干涉宅邸事情的原则。昴知道她这次也会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所以昴选择了在她不得不听的用餐时间提出这件事情。
不出所料,就算听到了,贝亚特丽丝也显示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是。
“你平时受了蕾姆很多关照吧。你以为你尿床的时候,是谁给你洗内衣和被子的?”
“你才是突然说了什么啊!?贝蒂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与淑女不符的行为!信口开河也要有个度!”
“你那么努力地否定真可疑啊。你果然……”
“别一副确信的表情!没有就是没有!”
明明只是在开玩笑,但是效果立竿见影,不知不觉地就起了兴致。对贝亚特丽丝的逗弄就到此为止,昴看到另一个人也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巴鲁斯。想辩解的话就赶快。”
表情宛若冰霜、眼中充满敌意的,不是别人正是拉姆。通过这次的尝试,某种意义上,她处于最不会进行协助的立场,她不高兴的原因也不是别的。
“辩解也好别的也好,就是所见所说的状况。对于让蕾姆休息而产生的空缺,宅邸全员都要团结起来把它补上。”
“所以说,让罗兹瓦尔大人也来参与大扫除做得有些过分了。每天事务缠身的罗兹瓦尔大人,比蕾姆还要忙碌。”
“那么,秘书是这么说的?”
经过拉姆的身边,昴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晃动着的罗兹瓦尔说道。罗兹瓦尔睁开一只眼睛,用异色双瞳中黄色的那只眼睛看着昴。
“没~错呢。对我而言,有很多的琐事需要处理,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事情。正如拉姆虽说,就算这样也是很忙碌的呢。”
“吼吼。”
“但~是,我认为作为雇主切身体验一下佣人的劳动环境也不是一件坏事。不过是确认从工作量和薪水是否相符的方面呢。”
“罗兹瓦尔大人,这。”
和顽固的拉姆不同,头脑灵活的罗兹瓦尔反而更起劲。恐怕对他而言,更多的是单纯地想参加有趣的活动而已吧。
“你看,要尊重本人的意愿。佣人想向主人抗议还早了几百年吧?”
“巴鲁斯什么的,抓别人的话柄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
勉强撤回意见的拉姆的眼神不同寻常。面对那尖锐的视线,昴露出苦笑,对意见达成一致的状况点了点头。
“那么,回到分配工作的话题吧。首先,大致分为做饭、洗衣、打扫……”
“你都不听听贝蒂的意见吗!?我说了不干,你没听到吗!?”
“啊真是的,麻烦的家伙。艾米莉娅炭,拜托了。”
“那个,瞧一瞧看一看。来着?”
对于继续挣扎的贝亚特丽丝,昴把劝说的任务交给了一脸惊讶的艾米莉娅。听到昴的话,艾米莉娅说出了昴教给她的必杀句,伸出了手。
在艾米莉娅的手掌上,坐着灰色的毛球。团成一团的毛球明白到了自己出场的时候,伸了个懒腰,皱了皱粉色的鼻子,注视着贝亚特丽丝。
艾米莉娅的契约精灵,对贝亚特丽丝用决战兵器——猫精灵帕克。
“贝蒂。”
“呜……哥哥。今天也很可爱哦……”
“谢谢。那个,贝蒂。虽然我知道贝蒂想说的话,但是我也理解昴所说的。而且,偶尔让人类的孩子们看看自己的宽容之处也是我们精灵的义务哦。”
听到帕克平静的话语,贝亚特丽丝蓝色的眼中有了一丝动摇。基本上对帕克言听计从的贝亚特丽丝,自尊心不会允许她这么快就推翻刚才的意见吧。
“哥、哥哥的话很有道理。但、但是贝蒂……”
“贝蒂,拜托了。”
“既然哥哥这么说了,那就没办法了!”
“果然很轻浮啊你。”
贝亚特丽丝的问题如此轻松地就解决了,这下就撤销她的反对意见了。
之后就是分工了,该进行分组了吧。
“分组,是要干什么?”
“大体的工作就如刚才所说,包括帕克一共有六个人,正好能分成两人一组。分组的话……”
从刚才提出反对意见的两个人那边,传来了非常热烈的视线。知道他们大概要说什么,昴点点头。
“拉姆和罗兹亲。贝亚子和帕克。我和艾米莉娅炭,怎么样?”
“那个,我是没关系……但是帕克和贝亚特丽丝不要紧吗?”
“呼呼呼,莉娅太爱担心了。我没关系的。我会最大限度地利用这幅小巧的身体的优势,把掉进柜子缝隙里的零钱捡起来的哦。”
“利用的机会太狭窄了。”
虽然不知道帕克为什么那么自信,但是它那么有干劲,也没必要给它泼冷水。让它做食物相关的工作,会让饭菜里都混进猫毛的吧。
“贝亚子,打扫和洗衣哪个好?你可以选择的哦。”
“这两个的话,可以用魔法洗衣服。”
“OK。趁着这个机会,把藏在房间里的尿湿了的内裤全部洗掉吧。”
“都说了没有这种事你怎么还是不懂!”
安慰完愤怒的贝亚特丽丝之后,就决定由帕克和贝亚特丽丝的队伍负责洗衣。
剩下的还有做饭和打扫,
“拉姆和罗兹瓦尔大人,负责烹饪。”
“倒是可以,不过为什么?”
“如果是厨房的工作,没必要让罗兹瓦尔出面,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差错。最坏的情况下,就算端出菜渣,昴也会吃掉的吧?”
“我,虽然是兔年出生的,但是不是素食主义者哦?”
对于昴的指正,拉姆用鼻子轻笑一声。
虽说如此,在少了蕾姆的宅邸中,家务技能最稳定的就是拉姆了。尤其是烹饪,不管成败都能做出明显的味道。让拉姆来负责这个工作是正确的选择。最不济也还有拉姆的绝招蒸白薯。虽然罗兹瓦尔的料理是个不安定因素,但是至少不会变成没饭吃的悲剧。
“那么,我和艾米莉娅就负责打扫。虽然会是一场辛苦的战斗,你会相信我跟随我吗?”
“嗯,我知道了。为了不给昴拖后腿,我会非常努力的。”
“讨厌,这个孩子可爱得让人忍不住赞美。”
艾米莉娅燃起了斗志,摆出必胜姿势。昴对搭档可靠的行为满足地点点头,任务分配顺利结束。
“好。那么各自去做自己负责的工作吧。帕克和贝亚子,我先告诉你们要洗的衣物在哪里,跟我来。还有……”
在众人各自投入分配好的任务之前,昴回头看了一眼食堂的入口处。
从推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中,蓝发的少女窥视着这边。
“蕾姆可能没法冷静下来放心地悠闲度日。”
“是的,我也知道……那个,因为担心。”
“劳动者的缺点显露出来了哦,蕾姆。今天是‘蕾姆节’。身为游手好闲的专家,我最推荐的是什么都不做、在床上睡一觉。”
“诶,为什么?那样度过一天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
“浪费时间才叫休息吧!”
对于艾米莉娅的提问,昴一边感受着心痛,一边回答道。尽管如此,在门的另一侧的蕾姆却怎么也没法下定决心闭门不出。
“说到底,明明都决定要休息了,穿着女仆装也不太好。决定要懒散的话,首先要从衣服开始。现在马上换上懒散的衣服扑到床上!”
“但是,除了女仆装以外,蕾姆就只有睡衣了……”
“啊!这么一说你之前说过!那居然是真的啊!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而言都太残忍了吧?”
的确没有看到过蕾姆和拉姆两个人穿女仆装以外的衣服。睡衣似乎也是睡袍,但是穿成那样基本上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
“这可不妙。这段时间不好好处理一下服装可不行。嘛,今天就没办法了,就穿着能让你轻松地度过一天的女仆装吧。”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换休息用的女仆装。”
“还有那种东西!?”
看来是根据用途选择不同的女仆装。虽然有战斗用、外出用、工作用和各种颜色的,但是根本没有限定于女仆装的理由。
姑且不提这个,依依不舍的蕾姆离开之后,“蕾姆节”总算开始了。
“好嘞!那么各位,全心全意地对待分配的工作吧!如果让蕾姆觉得,因为蕾姆休息了而让宅邸乱作一团,就毫无意义了!”
“哦——!”
对于昴的呐喊,艾米莉娅向上举起拳头回应道。
周围也响起各种声音附和着艾米莉娅,有些不安的一天开始了。
4
——于是,蕾姆从未如此悠闲地过起了被赋予的假日。
“真的不用帮忙吗。……姐姐大人、昴。”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蕾姆,按照昴的指示换上了休息用的女仆装,就这样不慌不忙地在房间内来回踱步。难以安心。
本来对于蕾姆来说,工作就等于是确认自己存在理由的行为。当然,蕾姆也积攒了很多疲劳,但是在突然获得的假日里无法放松下来也是事实。
“果然,还是稍微去看一下吧。”
蕾姆虽然看起来既冷静又耐心,其实意外地耐不住性子。
比姐姐丰满的胸内,充满了不安的感觉,蕾姆快速走出了房间,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气息,一边从宅邸里走了出来。
“我记得,姐姐大人和罗兹瓦尔大人是负责饭菜……应该在厨房。”
首先,去偷窥一下自己的一半、在工作上最能够信赖的拉姆。
虽然有点懒散,但是拉姆对于工作的细致程度和责任感都在蕾姆之上。至少蕾姆敢这样断定,对于拉姆自己选择了料理的决定也不用怀疑。
没有怀疑,只是稍微,比平常担心那么一点。
注意着不发出脚步声,走过主楼一层走廊上的绒毯。厨房在最深处的走廊,嗅觉捕捉到了好闻的香味,蕾姆滑动着靠近入口。
“罗兹瓦尔大人。今天变成这样真是万分抱歉。拉姆之后就去狠狠地批评巴鲁斯。……嗯,狠狠地。”
在偷窥房内之前,听到拉姆嘹亮的声音,蕾姆停止了动作。
虽然拉姆极力避免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感情,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蕾姆能够从姐姐平静的声音中推测出她的心情。
用长年的经验培养出来的姐姐感应器,让蕾姆明白了拉姆愤怒的原因。那也是,最近几年很少见到的怒气。
悄悄地扫视房间内部,看到了拉姆正在气势汹汹地削着蔬菜的皮。在擅长使用菜刀的拉姆手中,蔬菜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变得干干净净。
“不~要反应那么激烈哦。亲身体验一下你们平时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不管怎么说也不~至于被昴拉拢呢。”
悠闲地守望着拉姆的,是靠在厨房墙壁上的罗兹瓦尔。
一边看着工作的拉姆的背影,罗兹瓦尔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然后,放在火魔矿石操作台上的锅晃动起来,冒着热气的香味充溢着厨房,弥漫到走廊。
拉姆负责切菜,罗兹瓦尔看着锅,是这样的分工。虽然拉姆的负担比较大,但是考虑到立场,也做了相当大的妥协吧。对于拉姆来说,应该是想让罗兹瓦尔坐下来、完全由拉姆代他工作的心情吧。
“罗兹瓦尔大人太纵容巴鲁斯了。他可是让他误会了就没好事的性格哦。今天的事情……”
“那~么,是我误以为拉姆想让蕾姆休息的吗?”
“那是……那个,蕾姆想休息就让她这样。”
“的确最近比之前更努力了~呢。但是,努力和拼命和不同的。比起以前,我觉得现在是个好的趋势。”
罗兹瓦尔的话让拉姆陷入沉默,竖起耳朵的蕾姆也倒吸了一口气。听到他们两个人谈论自己的事情,蕾姆也为现在的自己感到十分羞耻。
明明就是出于这种意图才来偷窥的,但是这样简直就像小偷一样。
“……走吧。”
拉姆和罗兹瓦尔的合作,因为交往甚久,所以没什么危险。也不用担心感情不和。打算迅速离开,蕾姆背对着入口。但是,
“对于拉姆来说,无论什么时候,蕾姆都是我可爱的妹妹。虽然想法有些改变,但是对待的方式不会改变。——疼爱的方式也是一样。”
“嘛,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听到拉姆的回答,蕾姆轻轻地捂住了胸口。最后一次偷偷看向厨房中。然后,和房间中的罗兹瓦尔对上了眼睛。
“————”
但是,罗兹瓦尔什么也没说,只是向蕾姆眨了眨眼,假装没看到。
受到了主人的关照,蕾姆返回走廊,再次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厨房。说不定罗兹瓦尔一开始就注意到蕾姆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让蕾姆听到,才向拉姆挑起了话题吗。
“非常感谢,罗兹瓦尔大人。”
对于罗兹瓦尔不露痕迹的计划,蕾姆留下感谢的话语,向着下一个场所出发。
下一个是应该正在洗衣服的帕克和贝亚特丽丝的组合。
某种意味上,是这次分组中难以料想到的两个人。
“普通地考虑的话,应该在水房工作的……”
早上回收了要洗的衣服,一起放在了大浴场那里。作为就算弄湿了也没关系、能够使用大量的水的地方,在浴场的水房进行洗衣是宅邸的惯例。
如果遵照这条惯例的话,那两个人应该正在那里洗衣服。
“说起来,他们知道布料的差别吗……”
突然注意到不安要素,蕾姆变得焦急起来。
除了手帕之类的小东西,还有女仆装和罗兹瓦尔的衣服。艾米莉娅的衣服和女性阵容的内衣,这些都是不能一起洗的东西。
考虑到染色和损害布料的问题,情况非常不妙。
“明明只有洗衣服是必须由蕾姆和姐姐大人负责的……!”
对于考虑不周而感到后悔。蕾姆急急忙忙地赶向西楼的大浴场。水声和谈话的声音传入奔跑着的蕾姆的耳朵,两个人的确在那里。之后就是,在两个人搞砸之前拿走衣物——
“听好了,贝蒂?如果粗暴地洗女孩子的内衣的话,就会走形,很快就不能穿了,所以要仔细地用手洗,这是基本的哦。穿在里面的贴身衣物和衬衣,虽然可以一起洗,但是是很重要的衣物,所以要好好用手洗才行。”
“嗯嗯。不愧是哥哥,真是博学呢。我学习到了。”
在更衣间屏住呼吸的蕾姆的眼前,可以看到把手伸进桶里的热水中、洗着内衣的贝亚特丽丝的身影。帕克在她的身边漂浮着,一边摇动着长长的尾巴,一边眺望着个人用的小浴缸。
感受到些许玛娜的变动,蕾姆确认着伸懒腰的帕克在做什么。看到那个之后,蕾姆小小地吸了一口气。
浴缸中,衣服浸泡在热水和泡沫中,咕噜咕噜地旋转着。恐怕是使用了风和水的魔法吧。时不时地逆向旋转,将大量的衣服一并处理。
(吐槽:异世界特报!帕克发明了洗衣机!)
接着,贝亚特丽丝也再次看了看手边,没有直接将手伸入桶中。在举起来的手的指尖,水就像获得了形状一样运动着,如同手洗一样搓揉着内衣。
无论哪个都是只有超常的存在才能做到的、对充满生活气息的魔法乱加使用。
他们用的魔法明明是高难度的,用在充满平民气息的洗衣上,却让人感到十分熟练。更加使人惊讶的,是微妙地熟知人类日常生活的帕克的智慧。
“像这样和洗衣液一起洗之后,再用温水冲洗。如果不好好冲洗的话,白的布料就会发黄。晾晒的时候要选择通风的地方,不要让阳光直射,在阴凉处风干,这些是洗内衣需要注意的地方。”
不如说,太过详细了反而让人觉得不舒服。
是为了艾米莉娅而记住的吧,这些是从哪里学来的,完全是个谜。
“但是,看来不用担心了。”
顺利地度过了最大的不安要素——无知的部分。对于放不下心的部分,蕾姆说着“这里也没问题”,闭着眼睛轻抚胸口。
“话说回来,洗衣服真是麻烦。无论哪个人类,只要活着就会沾上各种各样的污渍,真是命途多舛。”
“我们就算有点异常也能恢复呢。哎呀,贝蒂稍微有点不同。”
“……只是有一点而已。在不会变脏的方面上,和哥哥是一样的。”
声调微微有些低落,贝亚特丽丝俯视着桶中的内衣。
“就算使用魔法也很麻烦,这些衣服要一件一件手洗的话,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啊。贝蒂只洗了一点,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但是,那些孩子和昴每天都在做这些事情呢。虽然我们不需要洗衣服,但是也知道打扫和做饭很辛苦。因为每天都在做这些,所以会感到疲劳吧。偶尔想让他们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嘛、嘛,贝蒂也不是没稍微那样想过。”
要说到底有多认真,比起看不出感情的帕克,贝亚特丽丝更容易被看透。已经走出了更衣间的蕾姆,眼中也浮现出了少女脸红的样子。
“两位,谢谢你们的关心。”
走出更衣间,蕾姆向着浴场低下了头。
接着,向着负责分担今天工作的最后一组的地方前进。对于蕾姆而言最担心的、在某种意义上最担心他们能否忍耐住不去插手多嘴的一组。
昴和艾米莉娅,今天应该也在西楼进行扫除。
“果然,有种绑着头巾打扫的感觉呢。”
(注:原文为“ほっかむり”,意思是用布手巾等包住头和双颊,在下巴处打结。)
“现在都听不到绑头巾这种说法了……”
走到西楼的第三层,蕾姆听见了两人的声音,轻轻地屏住了呼吸。背靠在墙壁上,窥视着走廊,手握打扫工具的昴和艾米莉娅正在擦拭着窗户。
艾米莉娅将头发束在脑后、用挂在面前白布裹起来。昴眼神飘忽地偷看着艾米莉娅,看到这一幕,蕾姆露出了微笑。
“话说回来,这里不怎么脏。好像非常仔细地打扫过。”
“嘛,因为每天换班轮流打扫三层楼呢。而且,西楼和比其他楼的使用频率低。这一层的舞厅什么的,完全派不上用场。”
对着窗户呵了一口气,艾米莉娅嘎吱嘎吱地擦着窗户。旁边的昴利用梯子,确认窗户和门的上方,以一脸没有打扫的必要的表情,耸了耸肩。
“啊,不行。这里也要打扫!对打扫感到不满什么的,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真的呢。但是,尽管如此蕾姆也在拼尽全力地去做。在这么仔细检查之前,我可能完全都没注意过。”
对抱着脑袋的昴露出笑容,艾米莉娅扫了走廊一眼,叹了口气。
“我觉得不能小看这种事情。明明是想着要为了蕾姆做点什么,但是我也学到了很多。昴,谢谢你。”
“诶?啊,嗯,是吗,正如我所计划的一样。既让艾米莉娅炭知道了平常是在被谁支持着,也让蕾姆休息了,这不是一箭双雕吗?”
“抱歉,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昴害羞地快速说道,蕾姆也听不懂昴在说什么。艾米莉娅似乎也持有同样的感想,昴垂下肩膀,一副非常消沉的样子。
“但是,像这样打扫宅邸,让我想起了不久前的事呢。”
“不久前?”
“我也有过像蕾姆她们一样工作的时候。虽然是各种误会导致的结果……呵呵,现在想起来也是不错的回忆。”
“诶,这样啊。难道穿过女仆装什么的吗。没想到呢。”
“嗯,穿过哦。和蕾姆她们的不一样,没有那么短。”
“真的!?为什么当时我不在场!?”
“诶?因为那个时候还没遇见昴吧?”
看着紧咬嘴唇惋惜不已的昴,艾米莉娅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歪起了头。
明明昴那么好懂,但是什么也没察觉到的艾米莉娅真是罪孽深重。蕾姆一边同情昴,一边为两人毫无进展松了口气。
“咦?说起来,今天……一、二、三……”
蕾姆正直面自己的心意,昴突然发出叫声,数起了数字。掰着手指数数的昴小声的说了句“不好”,看向了窗外,
“昴,怎么了?”
“我忘了一件重要的工作。如果爽约了的话就要出大事了。”
“重要的工作……那是,需要时间或人手的工作?”
“不,一个人就行。但是,是绝对不能忘记的那种工作。”
挠着脸颊,昴为自己的考虑不周感到反省。艾米莉娅用手指抵着嘴唇陷入了思考,思索着昴回答的含义,点了点头。
“好。那样的话,昴去做那件工作吧。这栋楼的打扫,我一个人也肯定不要紧的。差不多快要结束了。”
“……艾米莉娅炭,我不在的话不要紧吗?不寂寞吗?”
“一点也不会寂寞的所以不要紧。”
“为什么要强烈否定?”
进行着一如往常的对话,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艾米莉娅的身边。艾米莉娅挥着小手目送昴离开之后,“好!”地发出了充满干劲的声音。
“来,为了让昴大吃一惊必须要努力了。如果不让他看到我一个人也能轻易解决的样子,之后肯定会被他嘲笑呢。”
昴是不可能嘲笑艾米莉娅的,艾米莉娅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拿着水桶和抹布走进了另一间房间。按照这个样子,艾米莉娅的打扫也不会出问题的吧。要说在意的地方的话,
“昴去了哪里了呢……”
和艾米莉娅分开后,昴一个人不知去了何处。在分好做饭、洗衣、打扫的工作了,绝对不能忘记的重要工作是什么呢。
“——啊。”
陷入思考,回忆起昴看向窗外的样子,蕾姆寻找到了答案。
5
“蕾姆也可以一起吗,昴。”
正穿过宅邸正门的时候,看到站着的蕾姆,昴睁大了眼睛。
听到蕾姆的话,他尴尬地挠了挠头。
“什么嘛。果然被蕾姆看穿了吗……”
“不,蕾姆也是知道刚才都忘记了。肯定是和昴在同一时间想起来的。”
轻轻地微笑着,蕾姆向做出反省模样的昴摇了摇头。
其实,如果昴没有想起来的话,蕾姆可能也不会注意到。这也是因为被突然降临的假日冲昏了头脑吧。
“距离上次确认已经过了三天……今天是必须要确认山的结界有没有好好固定的日子。魔兽时间的混乱也总算平息了。”
昴回想起的、蕾姆忘记了的工作——那就是,检查结界。
前几日的魔兽骚动的原因,就是疏忽了对将栖息在山林中的魔兽隔离开来的结界的管理。因此,在山上布置了新的结界,在固定之前需要定期检查。今天就是要去确认的日子,蕾姆捕捉到了昴眺望对面的山的样子。
“只是确认固定地点的结晶石有没有在发光而已,我一个人去也可以的吧?你就那么不放心让我一个人上山吗?”
“虽然一直都在担心昴,但是不只如此。蕾姆也想和昴一起去。不行吗?”
听到蕾姆的提议,昴移开了视线,用手指抚摸着鼻头。被蕾姆持续用那样真挚的视线请求,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明明是休息日还要爬山。蕾姆真是对户外运动感兴趣啊。”
“只要能和昴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蕾姆都会赶过去。蕾姆是这么说过的呢。”
“被你这么说就没辙了啊。好啊,一起去吧。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
“——是。”
保持着身后半步的距离,蕾姆跟随着前行的昴。
这个距离和速度,对于蕾姆来说,是最能够安心的。既能够一起前行,也不会落在后面。但是,昴时不时地会转过头看一眼。
简直就像在确认蕾姆有没有好好跟上来一样。
注意到那个行动之后,昴的这个位置是蕾姆的特等席。走在这个地方的时候,有种被黑发少年温柔的眼神、温暖的气息触碰的感觉。
“那个啊,蕾姆。今天的事情被我强行决定了,给你添麻烦了吗?”
“添麻烦、吗?”
“刚才在门口等我也是这样,我想你是不是安心不下来呢。不,虽然事到如今才说,不过从之前就这么觉得了。”
昴揣测着看上去不太高兴的蕾姆的心情,对着这样的他,蕾姆笑了出来。
正如昴所说,要介意的也太迟了,不用那么不安,直接说出口就好了。但是,稍微涌起了捉弄人的心情。
“是呢。其实蕾姆也会在给各种各样的工作排顺序,因为有想做的事情,在那种意味上平时的工作也会掺水。”
“呜咕……对不起。”
“蕾姆也有要做各种工作的计划。今天没做的事情,可能会给明天或者以后带来阻碍。所以也的确感到有些困扰”
“咕呼……好、好心办坏事了啊……”
(注:原文为“小さな親切が大きなお世話に”,多管闲事的意思。)
旁观着捂住心口蹒跚前行的昴,蕾姆在心里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因为被他吓到了,所以给他相应的回报也是可以的吧。而且,虽然被吓到了,但是能够获得今天这样的假日,也不是一件坏事。
“但是,蕾姆很开心昴这么关心蕾姆。虽然只有一鳞半爪,也知道了艾米莉娅大人和罗兹瓦尔大人平时是如何看待蕾姆的。对于这些,蕾姆想要表示感谢。”
还有帕克的谜之智慧,和贝亚特丽丝简单粗暴的魔法使用方法。那种把衣物泡在热水里转来转去的洗涤方式,蕾姆也想要模仿一下。
听到蕾姆的那番回答,昴停下了脚步,呆滞地张开了口。然后马上察觉到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昴撅起了嘴。
“和蕾姆亲密到可以开玩笑的程度了,我真高兴啊。”
“抱歉。但是,被突然的事情吓到了是真的哦。而且就算蕾姆不在,宅邸也能像今天一样正常运转,这种事情还是会让人感到寂寞的。”
“不,虽说如此,像今天这样把宅邸的战力聚集起来用在家务上,也不是能轻易做到的。而且考虑到蕾姆从起床到早饭之间完成的工作量,实际上就算用这个团队工作整整一天,也毫无疑问会忙不过来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评价也太过奖了。”
“可以说你一个人在做五人份的工作啊。更加中肯地评价自己不好吗?就算你稍微傲慢一点,我们也不会有怨言啊。”
对昴这样的评价,蕾姆只是感到高兴。
被说到那种地步,平常勤勤恳恳的工作也就有意义了。
在宅邸里,今天也从艾米莉娅和罗兹瓦尔的口中,获得了很多让人开心的话语。
只能对做出提议的昴表示感谢,内心充满了想要对他的坚持不懈做出回报的感情。
“昴。”
“嗯嗯?怎么啦怎么啦。想摆出傲慢脸了吗?”
“谢谢你。”
“为什么刚才,要对我道谢!?不是一直都是我来道谢的展开吗!?”
下意识地做出了回答,昴一脸狼狈,蕾姆用手捂着嘴笑了起来。
——就像是切实地感觉到,正是因为他毫无自觉,自己才深爱着这个少年一样。
6
第二天,蕾姆比平常起得更早,比平常更注意仪容,以比平常更加愉快的心情处理着早上的杂务,在和平时一样的时间来到拉姆的房间。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早上了。是非常令人舒服的早晨。”
“……再睡五分钟。”
抱起缩进毛毯中、说着惯用话语的姐姐。坐在晕晕乎乎地摇晃着头的拉姆的身后,用梳子梳理着桃色的头发。
“姐姐大人,这是湿毛巾。”
蕾姆将浸过热水的毛巾递给打哈欠的拉姆。使劲地擦拭着脸颊,呆滞的拉姆稍微清醒了一点。其间,蕾姆拿出了替换的衣服,利落地脱掉了拉姆的睡衣,换上了制服。这一系列惯常的动作,已经是专业级别的技能了。
“……蕾姆,你今天心情很好呢。”
面对哼着歌换完了衣服的蕾姆,完全清醒过来的拉姆轻启薄唇,小声地说道。
“是吗?……是这样吧。昨天度过了一个相当有意义的假日。给姐姐大人添麻烦了。”
“……休息好了吗?”
拉姆用简单的话语询问道。听到这番话,蕾姆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拉姆和罗兹瓦尔协力做了午饭和晚饭。一边晾干衣物,在向阳处露着肚子睡着了的贝亚特丽丝,和被突然的一阵风吹飞的帕克。在打扫时候打碎了花瓶、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到处转悠的艾米莉娅。还有,和昴在山路上的交谈。
——这些,无论哪个,都让蕾姆得出了理所当然的答案。
“是的,姐姐大人。蕾姆昨天,度过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假日。、”
“——是吗。那就好。”
看到微笑着回答道的蕾姆,拉姆闭上眼睛,满意地点点头。就连蕾姆也没有发现,拉姆露出了一副打心底感到安心的表情。
拉保持着平静的样子,视线扫了一眼窗外。
“巴鲁斯,偶尔也会提出有用的建议呢。”
“是的。昴很厉害。姐姐大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这种想法,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
面对姐姐不坦率的回答,蕾姆孩子气地鼓起了脸颊。只有在拉姆面前,才能看到蕾姆做出这样的举动。只不过现在又特别增加了一个人。
给拉姆换好衣服,蕾姆为站在镜子前面摆POSE的姐姐鼓掌。之后两个人结伴走出了房门,正好遇上了打着哈欠走在走廊上的昴。
昴察觉到两人的存在,把哈欠咽回去,举起了手。
“早上好,两位……为什么姐姐大人一大早就瞪着我啊?”
“你不知道吗?一大早就看到老鼠的尸体,女孩子都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哦。”
“我不想把这个当做是对我问题的回答啊!”
是在介意刚才在房间里的对话吗,今天早上的拉姆从一开始就对昴很冷淡。露出苦笑,蕾姆下定决心至少自己要温柔地对待昴。
“昴,请不要介意。姐姐大人只是没法对自己坦诚而已。”
“那个,和我被当成死老鼠没联系吧!?”
为什么呢,居然失败了。
关心有时会发挥不了作用,蕾姆歪起了头。
姑且不再追究,昴深深地叹了口气,把刚才的震惊放在一边,注视着蕾姆。
“话说回来,蕾姆。总结一下昨天那个突然的假日,你有好好休息吗?”
“是的,当然。多亏了昴。”
“嘁。”
“姐姐大人,你刚在咋舌了吧?”
昴瞪着背过身去的拉姆的侧脸。想着这两个人的关系好得真令人羡慕,蕾姆为发现了更值得高兴的事情而感到满足。
“嘛,蕾姆能那么开心地笑出来,比什么都好。”
注意到不经意间表情变得柔和的蕾姆,昴挠挠头,害羞地笑了起来。
“那么,蕾姆。虽然有昨天一天的休息,你好好考虑要什么奖励了吗?你不会说已经休息过了所以别无所求了什么的吧?”
“不会说那种话的。但是,蕾姆已经得到奖励了。”
“诶,真的吗?没听说啊。罗兹亲那混蛋,真是见外啊。”
歪起脖子,昴对不在场的主人发表不满。但是,那只是单纯的误解。对罗兹瓦尔而言,那是何等的冤枉啊。
因为蕾姆的奖励,不是别的,正是通过昴的提议而充分获得的。
——宅邸的大家关心着蕾姆,为了给她挤出一天的假日,而无偿地进行协助。
大家都认为自己值得他们这样做。没有比知道这个事实更胜一筹的奖励了。所以,
“——蕾姆今天也会努力工作的。”
蕾姆如此说道,向着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两个人,露出了比以往更可爱的笑容。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