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MF文库J
  3.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4. 外传 ex1 狮子王之梦
  5. 菲利克斯·阿卡伊鲁是伪娘
  6. 繁体版

菲利克斯·阿卡伊鲁是伪娘
2017-06-22 18:23:17

		

1.
“真是大事不好了!吾没想到会变成要去相亲!”
晴朗的午后过晌,在卡鲁斯坦宅邸里突然传出了声音。会客室的门敞开着,脸红心跳的是一位金发少年。
红色的瞳孔,标志性的虎牙。穿着合身的制作上等的服装和,毛皮制成的与之相对应的豪奢的披风的美少年。庄严的沉默着,如果微笑的话或许许多女生的心都会被俘虏的吧。
话虽如此,却从未见过这个少年打扮朴素的情景。
忐忑不安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弗利艾·鲁古尼卡。亲龙王国鲁古尼卡的第四王子,是持有这个头衔的年轻的王族。
“请冷静一点,殿下。像那样慌张的话,这边也会感到困扰的。”
这么回应着,即使只言片语也不会让人觉得困惑的少女的声音回应着。
那是一位用白色的束带扎着长长的美丽的绿发,稚嫩的身体上套着男性化的服装。 琥珀色的细长而清亮的瞳孔和凛然的样子,就好像约定好了将来的美貌一样的少女。
少女名叫克鲁修·卡鲁斯坦。是这个宅邸主人迈卡德·卡鲁斯坦的独生女,很快将背负着公爵家兴起的未来的杰出的人才。虽说如此,现在的她才只有14岁——现在,这种才气为周围所知的机会尚未成熟。
“怎么可能平静的下来啊!这可是,吾的相亲啊!这对你难道不是相当重要的事吗!你不这么认为吗,菲利斯?”
“唔诶?!把问题扔给菲利酱了吗?”
弗利艾的发言的矛头,从四周不讲理的刺了过来。被洪水一般的问题惊吓到的,是抖动着亚麻色猫耳的少女——打扮的少年,菲利克斯·阿盖鲁。
菲利克斯身着女装以菲利斯自称的缘由,是从五年前作为克鲁修的贴身侍从担负起责任开始的。弗利艾与他的交往时间差不多长,这个吵闹的王子大人总是找麻烦,现在也只有享受的度量。
“嗯—,是这样喵。不过不过,弗利艾大人也已经14岁了……我认为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被安排相亲也喵有办法。”
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后,菲利斯用那种口吻开口说道。于是,听到这么说的弗利艾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哆哆嗦嗦的将手握拳。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吾相亲什么的,绝对有问题!我拒绝!”
“但是,殿下。结婚生子让血统得以延续是王族的义务。不管殿下再怎么厌恶,这很明显也是一个无法逃避的问题。”
“唔,唔嗯?不, 是这样不过。倒不如说,吾并不是和谁都不想结婚就闹别扭,那个,该怎么说……该说吾也应该有选择的权利么,从一开始就让吾毫无准备去相亲什么的……唉,我到底打算说什么啊!”
“殿下这个废柴……”
对着强烈反对相亲的弗利艾,克鲁修用不给反驳机会的正确言论打断了他。这时弗利艾想辩驳些什么可是,只差一步,红着脸发起脾气来。
看到这个结果,菲利斯长长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已经五年了,看着这两人对话的菲利斯,干着急却没有办法。弗利艾对克鲁修的爱慕之心不言而喻。心在不断思念的对方身上,不想去相亲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么就这样,如果弗利艾把自己的心意坦率的说出来就好了。身为第四王子的弗利艾和,身为公爵家大小姐的克鲁修。身份上门当户对,等同于没有障碍。
只不过,
“菲利斯,殿下已经完全跑偏了。我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你怎么认为?”
小声地说着,用弗利艾听不到的声音耳语的克鲁修没有别的意思。
作为菲利斯的最后一位主人,世界上最敬爱的少女对好意以上的感情是及其迟钝的。虽然弗利艾的恋爱之路上没什么障碍,不过问题在于最大的难敌内城不破。
越是如此,就只能指望着弗利艾早早的拿出男子汉气概去告白了——。
“嗯,克鲁修殿下喵有错。不好的全部是殿下,是殿下你不好。为了治好殿下的废柴,也请克鲁修大人告诉我要怎么做。”
“唔嗯,我知道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没错了。殿下,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不过殿下的废柴劲看来是需要治疗了,诚心祝您早日康复。”
“咕哈!”
意中伙伴毫无恶意的指出他的废柴,弗利艾按着胸口跪在了地上。克鲁修睁大眼睛看着他那副样子,菲利斯好像责难一般看着他。
“菲利斯,之后就该是惩罚了。”
“哎呀,菲利酱只是,想让克鲁修大人开心的说~。”
“真是,听到了不错的话呢。从我的『风之庇护』里看,也看不出你这种程度是在糊弄我呢。不过就算我知道它不是万能的也不会坏了心情呢。”
“是吗,那么菲利酱就想像克鲁修大人提意见了。是真话哦。”
“我相信你哦。那么就开始处罚吧。”
用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点着头的克鲁修,从没有过违反言出必行的情况。处罚什么的听起来挺不错的,事实上,面对真正的惩罚是很有必要做好被恶作剧过头的觉悟的。
“即便如此,菲利酱就算恶作剧过头也会继续。为了将挚爱的克鲁修大人的,难得一见的受到惊吓的表情记录下来……”
“喂!你们差不多一点!在吾倒下的时候你们不是应该过来安慰的嘛!不要把吾扔在一边却玩得那么欢乐!吾好寂寞!”
被晾在一边的弗利艾闹着别扭,对这样的处境吵闹着。
安抚像小孩子一样吵闹的弗利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克鲁修和菲利斯二人的任务,就是不得不去安慰他。
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嫌弃他的话,这三人的关系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2.
安抚了闹脾气的弗利艾后,三人在会客室重新详细的谈论之前相亲的事。
“相亲的对象是古斯蒂考的,与大司教家族有关联的少女。十九岁,比吾还大五岁。唔呣,这还真是让人不愉快呢。吾要解除婚约。”
“殿下、殿下,这理由也太任性了。”
听了弗利艾的结论后,菲利斯忍不住这么批评道。
古斯蒂考圣王国是四大王国之一,以常年寒冷和暴雪而闻名。在严酷环境中所孕育出的独特的精灵信仰的宗教观也很有名。而弗利艾口中说出的这个大司教也是古斯蒂考王国十分尊贵的职位。
“说起大司教,是和鲁古尼卡的贤人会比肩的上级贵族对吧?那和他们建立婚姻关系的话,对国家也会有十分巨大的影响……”
“也就是说这是两国之间非常有意义的联姻。殿下,这可是很重要的任务哦。”
“等等等等等等!这不回到刚才去了么!什么时候你们变成圣王国的人了!吾不想去相亲!救吾啊!”
快要哭出来的弗利艾紧紧抱住菲利斯的脚。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肯定会想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菲利斯抚摸着爱哭鬼王子的头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弗利艾大人已经讨厌到这种程度喵,我觉得话题就不能继续下去了喵,不过……毕竟是讨厌,不好好的拒绝是不行的哟?”
“嗯,那些吾也还是知道的。不过,就这样坦白地说出来马依库罗德福一定会罕见的发火呢。他生气的样子,我还从没见识过呢……”
弗利艾所了解的,是聪明温厚的贤人会的马依库罗德福。弗利艾不由的想到对方完全可能会生气而抱着头,那边菲利斯想着要怎么办一边看向克鲁修那边。
“克鲁修大人~,你觉得要怎么办呢?”
“是啊。虽然王国的事情我觉得殿下您还是放弃抵抗比较好不过,我也受过殿下您的圣恩。既然殿下向我寻求帮助,那就必须要尽可能的回应。尤其是殿下,订立这个婚约的时候,那边的大小姐似乎并没有来我国对吧?”
“没有,不过马依库罗德福让吾去有点寒冷地方学习……这太不讲理了吧!吾不论严寒酷暑都应付不了,而寒冷是一直都很吃不消!在以前就算像今天这样暖和的天气,吾也不会放开手里的毛皮的!”
比相亲更要命的是,婚后生活会更加不安。如果不在这里全力拒绝的话,就会觉得那边的大小姐很可怜。不用说,要是那边的大小姐和弗利艾这种性格的人交往,也同样有被折腾的可能性。
“这么考虑的话,没准作为这个相亲的当事者哪一方都不幸福也说不定……”
贵族的婚姻什么的就是这样,在你想明白之前就会干脆的定下来。只是,菲利斯在敬爱着克鲁修的同时,对弗利艾也抱有强烈的亲爱的感情。
如果能对这两人做得到的话,想要让他们获得最大的幸福。最坏的情况,即使没有自己的位置也要——菲利斯这么思考着。
“真是没办法了喵……殿下既然已经怎么说了,那就往破坏相亲的方向去来考虑吧。怎么,现在对殿下的评判已经不会再下降了。”
“噢!终于有干劲了!实际上内心还是很坚强的嘛,菲利斯!所以,要怎么办?提前和别人结婚吗?那个,怎么说,和谁!”
“那殿下就不得不拿出人生最大的勇气了喵。”
就算鼓起干劲也还差那么一步。这边弗利艾不争气的吐着舌头,那边菲利斯表情放松的拿起克鲁修的手,然后和还没放开菲利斯膝盖的弗利艾的手紧紧的重合在一起。
“就像这样,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位大小姐,不过弗利艾大人已经有了心灵相通的恋人了……像这么说的话,相亲不就终止了!”
“对对对,来这一手吗?!呀,不过!吾和克鲁修,那个,是恋人吗?”
“哎,不对!虽然不对不过,能让对方相信然后退出就好了。那之后就算你们两个吵架分手,也完全喵有关系!”
“菲利斯,为什么吾心好痛!从胸口到背后都好痛!快给吾施治愈魔法!”
“那是魔法完全喵有办法治愈的疼痛,办不到的。”
三个人就那样手叠着手,弗利艾理解了菲利斯所说的形势。然后慢慢的,注意到要和克鲁修假装自然的做恋人的弗利艾,脸颊泛起红色。才这种程度就兴奋不已也太早了。弗利艾及其自信的站起来,
“哼哼哼,干得漂亮。真不愧是菲利斯……吾知道了你作为吾的侍从的实力,要给予褒奖!”
“哪里哪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殿下太粗心了,菲利斯并没有做什么。”
“哈哈哈,这可不像是在夸吾呐。嗯,心情变好了。就好像刚才胸中的阴云跟假的一样。好嘞,这样一来克鲁修,”
弗利艾傻笑着变回了平时的样子,向克鲁修伸出手。弗利艾露出洁白的牙齿,用淘气鬼一般的表情叫着可爱的少女。
“请协助吾,搞砸这次相亲吧。请求你能给予协助……”
“恕我冒昧,还有必须要向殿下您传达的事情。”
“嗯……?是什么呢?”
难得说出的开场白被打断,弗利艾不满地撅起嘴。克鲁修表示理解的看着弗利艾,然而还是挑了挑那标致的眉毛接着说道,
“事实上刚才谈论的结婚的那件事的日程,父上已经对我吩咐过了,而且还特地从王宫把马依库罗德福大人叫来…”
“喵呜?!”
发愣的弗利艾和,并不感到惊讶的菲利斯。因为,和停止思考的弗利艾不同,之所以菲利斯在那个计划期间一直唱反调,是因为实际上早已看穿了这个计划。
“补充一下刚才克鲁修大人的计划,他们会不会为了防止相亲被破坏而先下手为强?”
“父亲和马依库罗德福卿的话,也是那样考虑过的。当然,真的凑巧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殿下,我应该无法对您施以援手。”
“是、是这样啊……没、没关系的。呵呵,没、没什么……嗯,就这样吧。”
极力隐去灰心和失望以及动摇的心情,弗利艾因此一屁股坐在地上消沉了下来。那个样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怜。菲利斯慌忙上前安慰他。
于是,扭头看着那副样子的克鲁修,点了点头。
“殿下,就算假扮情侣的对方不是我不也没有关系吗?”
“——诶?”
菲利斯和弗利艾同时抬起头,同时说道。
看到这两人异口同声的反应的样子,克鲁修罕见的,真的是很少见的扭曲了脸颊。
高洁的她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像是考虑坏事的人的笑脸。
3.
——当天,鲁古尼卡王国和古斯蒂考圣王国,在离国境不远的宅邸里举办了相亲活动。会场选在了鲁古尼卡北部米泽鲁子爵邸。悄悄地私下得知这次计划的子爵意外的很热心。
“圣王国那帮人感觉阴森森的。鲁古尼卡王族的血,和那种家伙的血统混合在一起这种事完全不想去考虑。特别是今天那位大小姐很过分。取消婚约,真是够了!”
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不过这么说还真是把边境领主的操劳白费了呢。不过多少心里有点痛快,因为约好了要他们完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迈卡德大人也是这样不过,明明是了不起的人却是个怪人那不就是没用的人么?”
菲利斯觉得米泽鲁子爵,这个宅邸的主人的性格相当麻烦。迈卡德也没有贵族的样子,回想起来在王城认识的人里这种人太多了也说不定。想起了几年前,为了掌握治愈魔法而研修的每一天。
那段时间相遇的人也都是,给人很强的不像贵族的贵族的印象。
“嘛,身边的人都喵是这样的喵。”
克鲁修对弗利艾、迈卡德的品格无法吐槽。碍于面子,成为行驶强权的榜样一般的贵族,或许连自己父母那种程度都达不到。
“啊—!糟了糟了!明明站在大舞台前喵,不把这心情平复下来可不好喵。”
想要鼓起干劲的贴着脸颊,要是脸红就不好了,这么想着双手拍了拍脸。
好不容易,比平常更细致的做好了准备。安排与克鲁修同行的侍女们,发挥出极高的工作水准。不仅如此,克鲁修也期待着这个场合。
仅仅这么考虑着,菲利斯的心中就像装上翅膀一样轻飘飘的浮了起来。
“好了……菲利酱,参上。”
脑中描绘着克鲁修从背后支撑着自己的样子,菲利斯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就这样做好觉悟晃动裙摆向着战场出发,等在走廊里的子爵笑着目送他出去。就这么乘着完全搞不清形势的劲,菲利斯好不容易走向了目的的房间。
在紧闭的大门前,子爵的部下不安的看着菲利斯点了点头。然后菲利斯打开门露出自己的身姿,堂堂正正的进入了相亲的会场。
“弗利艾大人是我的恋人,我是不会允许这场相亲的!”
代表着克鲁修的立场,前来破坏这场相亲。
4.
加上乱入的菲利斯,相亲的会场被非常的混乱的气氛所笼罩。
怎么看相亲都应该是当事者的两人之间的事可是,菲利斯插了进来。二对一,在数量上形成了弗利艾一侧有利的情况。
可是,这不是比数量而是比质量的场合,这是很大的失算。那就是,
“那、那边的女方……是一位相当强的人不是吗?”
语无伦次的,菲利斯对正面坐着的弗利艾的相亲对象如此评价道。
现在,三人在相亲会场的同一间房间里,小小的桌子夹在他们中间。形成了菲利斯坐在弗利艾旁边,相亲对象坐在弗利艾的正前方的情形。
但是,相亲对象似乎是要扭转数量上的不利一样,是一位放出压倒性的存在感的人物。
“没有关系的请不要在意。比别人的体积大一倍,这个自觉我是有的。”
优雅的摇了摇头后,对方的大小姐害羞的低下了头。只是看到这等举止的话,虽然会明白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不过很残念的是,比普通人表达谦逊的身体大了差不多一倍。
虽然这位大小姐坐在弗利艾的正前方,不过就算感觉她也坐在菲利斯的正前方也不奇怪。感觉不是和人,而是和岩石在对峙。
“ 那、那么,蒂丽安娜小姐……”
然而名字还很可爱。虽说是雪之妖精起的这个名字,不过那样子就像一面白色的岩壁。虽然听说过在积雪颇多的古斯蒂考,女性的皮肤就像雪一般白,当然蒂丽安娜小姐也不例外。不过仅仅是近看肌肤绝世美,离远点看就只有绝壁一样的形象。
平常很闹腾的弗利艾也,被这位小姐的压迫感的威压搞得语无伦次。即使如此还是抱着旁边菲利斯的肩膀,轻轻的把他细小的身体拉过来。
“特、特地让您从那么远的地方挪脚前来很对不住不过,我已经像这样心有所属了。很遗憾这次的婚事,吾不能接受。”
“正是这样。我、不会考虑和殿下以外的人结婚的。所以拜托您了。请您,不要将我们分开……”
与嘴都不怎么张的开的弗利艾形成对比的,是演技过剩的菲利斯的话。含着眼泪的诉说感人肺腑,蒂丽安娜小姐露出了仿佛刻在脸上般的深深的忧愁的表情,低下了头。
“还请您二位,不要道歉抬起头来。您两人想在一起的心情,我也感同身受。我这边也是,倍感尴尬。”
蒂丽安娜小姐穿着北国特有的,露出一点毛皮的裙子的样子。胸口被不知不觉地挤压着,菲利斯他们发现她露出了理性的眼神。
“数十年前的内战,圣王国也有所耳闻。内战结束之后,虽然听说过还残留着隔阂不过……在弗利艾达大人和您的恋人大人之间,那样的阻碍完全不碍事呢。我觉得,爱情真是美好啊。”
菲利斯注意到了,蒂丽安娜小姐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猫耳。
她所说的内战,是鲁古尼卡王国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和亚人的战争。虽然菲利斯的耳朵是祖先遗传下来的,不过和造成他年幼时辛苦生活的经历也不无关系。自然的,蒂丽安娜的话让他意识到自己表情变得僵硬了。
被晃动着从低胸礼服里露出的白色的肩膀,菲利斯反射性的缩在一起。不过,抱住他肩膀的手腕突然间加大了力量。
“确实是这样哦,蒂丽安娜小姐。”
弗利艾表情坚定的抬起头,紧紧抱住菲利斯对蒂丽安娜小姐这么宣告着。
表情里从刚才开始的胆怯消失了,寄宿了强大的意志和使命感。
“吾对别人的亲爱和友谊,绝不是出自种族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管别人怎么说,吾觉得吾的心也不会改变。对吾来说,这是包含着对耳朵的喜爱。就算像猫一样反复无常也好,爱就是这样有价值的哟。”
弗利艾自豪的笑着这么说道。看到眼前这张脸,菲利斯觉的脸颊一热。
至今为止的交往中,弗利艾只有那么一两次提及菲利斯的耳朵。他从来没有否定过菲利斯,度量的大小揭示了这一切不会改变。
只不过,这等坚定的爱情宣言还是第一次,唰地脸就变成了红色。
“真的是,多么令人羡慕的爱情呢。”
听了弗利艾的断言,蒂丽安娜小姐像一只大熊一样满足的笑了。
看见那个微笑,菲利斯理解了蒂丽安娜小姐也同意取消这次相亲。能够体谅他人,也能够理解。菲利斯觉得弗利艾做到了做不到的事,也希望蒂丽安娜小姐能尽快找到能让她幸福的人。
“很抱歉呐,蒂丽安娜小姐。您很聪明,更何况无比温柔。吾也觉得要是没有对象的话,和您结婚也很不错。”
“请不要对别的女性这么温柔。恋人刚好是自己所想的那个人,那么就不会再有煎熬的夜晚。而且,我这边才是考虑欠妥。有传闻说弗利艾·鲁古尼卡大人特别喜欢强于男人的女汉子,想着说不定真的如此的我真是考虑欠妥。”
听了兴奋起来的蒂丽安娜小姐的话,弗利艾差点叫出声。
弗利艾的,对克鲁修的心思被曲解后流传出去的结果,在今天的相亲会上算是见识了。归根结底,相亲的起因也好取消也好原因都在于弗利艾是个废柴。
“殿下,请您稍稍反省一下喵……”
“为什么?!今天的吾不但特爷们,而且值得自诩的地方也很多喔?!”
5.
“看来,相亲的结果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呢。”
和蒂丽安娜的陪同者一起,待在房间里的米泽鲁子爵毫不留情地说道。虽然知道他就是这种性格,不过这可是有损蒂丽安娜小姐的心情的事情。
不过,听了子爵的粗暴的话,蒂丽安娜小姐十分平静的露出了笑容。
“子爵您,依然那么不温柔呢。不打算安慰下伤心的少女吗?”
“你的目的不应该是从相亲对象那里寻求安慰么?相亲不顺是你自己的问题。就算我再怎么说也只会更添乱不是么。”
虽然旁边的人们听完对话后开始议论纷纷,不过作为当事者的二人完全不在意。看着他们十分自然的样子,菲利斯戳了戳陪在蒂丽安娜小姐身边的人的肩。
“那个,我想稍微打听一下,他们两人认识喵?”
“哎?啊,是这样的。米泽鲁子爵小时候好几次徒步跑到圣王国来。在那时认识了蒂丽安娜小姐。从那之后到现在已经交往了10年了……”
听了中年侍者的话,由那个背景结合到现在为止看到的两人的对话,菲利斯似乎已经完全搞清了这出乎预料的状况。
米泽鲁子爵的言行,对请求取消相亲相当具有攻击性。然后,在看到相亲事实上被取消后,用特别高兴的样子并且栩栩如生的争吵着。
“难道说,子爵喜欢蒂丽安娜小姐喵?”
“什?!”
听到这句话的子爵脸上变得通红,反问脱口而出。子爵就那样慌乱着,回头对着蒂丽安娜小姐,
“不、不是这样的噢!刚刚只是单纯的那家伙的妄想,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想法!”
“我知道的所有不用那么慌张的哦。比起那个,指着女孩子称呼为'那家伙'可是很无礼的。请你快对那边道歉。”
“对那家伙这么称呼就行了!毕竟,虽说是那种样子可这货是男的!”
趁势嘴滑,米泽鲁子爵把不能说的话暴露了出来。
“哈?”
一脸蒙逼的蒂丽安娜小姐看着菲利斯,询问着刚才那句话的真假。不用说,这件事也有敷衍的可能,如果能马上调查就能知道吧。
“——是的。正是这样,我是男的。”
并没有否定,菲利斯把裙子的领子拉了下来,露出了平平的胸部。即便如此还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的蒂丽安娜,无可奈何的看向了裙子的里侧。然后扬起了头。
“不过!性别虽然是男,不过对殿下的爱是真情实意的!我们是因为爱在一起的!对不,殿下!”
显示出是男生的证据,即使如此菲利斯也主张爱不是虚情假意的。旁边的弗利艾的手紧紧的抱着他。
“殿下,我爱你。”
瞳孔湿润的看向弗利艾,无声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感受到嘴唇的柔软触感,弗利艾终于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然后看向扑面而来的菲利斯,标致的嘴唇剧烈的抖动着,
“就……就算是男生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就是你啊!!”
于是,舍弃不曾有过男子汉气概的废柴样子,如此这般大声说了出来。
6.
“这次的事我听说了。不管怎么说,殿下的相亲对象的大小姐好像要嫁给米泽鲁子爵了。真的是和预订的事情有这着完全不一样的发展呢。”
听说了相亲风波的始末后,克鲁修用一副忍不住要笑出来的表情说着。
对于平常理性的她来说,像这样冲动很少见。不仅如此,这次的事对她来说也应该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吧。
而另一边,菲利斯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那是因为,
“虽然婚约取消了是件好事,不过弗利艾殿下太不干脆了。菲利酱好寂寞。”
“该不会,现在才在殿下面前暴露出性别呐……还是说,这一辈子都只瞒着殿下一个人的可能性也有考虑过?”
“不,就算做到那种程度殿下也不是喵有可能猜不出来喵。”
不能就此断言,因为弗利艾惊人的深不可测。
总之,米泽鲁子爵长年恋慕着的事也终于成真了,蒂丽安娜小姐也一副好像握住了幸福的样子。然后弗利艾修复了和他们的关系,貌似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顺便一说,知道这次的事情传出去变成什么了吗,听传言里说殿下男女通吃。然后这次你插足婚约的事说不定也会有传闻。只是,在流言广泛传播的过程中,我觉得在王城里大多数人都表现出一种同情的感情,这是为什么啊?”
“啊,那个,你看,有各种各样的人,也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考虑嘛……”
“嗯,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能轻松解答的问题呐。我知道了。要好好研究一下。”
这样说着,可以理解为老实的克鲁修陷入了沉思。不过这超过了她恋爱认知的极限,所以永远也找不到答案就是了。
一边罕见的对主人不忠的工作着,菲利斯的胸中一边愁云密布。连自己也感到吃惊的事情是,自己被弗利艾的疏远伤害了。
把子爵和大小姐留在相亲的会场,乘上龙车的弗利艾判若两人。知道菲利斯的性别之后,震惊的弗利艾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一个人呆会”。说出了至今为止从没说过的话,显示出了弗利艾内心的动摇。
之前太迟钝了,明明到现在为止好几次都设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最开始就想向弗利艾表明性别的,不过菲利斯的缺点就是拖延到不能再拖延才去做。
然后这样设想了好几次,但却回答不出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菲利斯”
菲利斯在脑海中苦恼的想着事情,克鲁修悄悄靠过来呼唤道。
然后她小声地继续道,
“相信殿下吧。那位大人,一定和你想的一样。”
明明是毫无根据的话,却给予了弗利艾远超万言的力量。
菲利斯与克鲁修之间结下的,正是那种程度的信赖与羁绊。然后相似的,也相信着和弗利艾之间也结下了这种羁绊。
所以说,
“大事不好了!吾陷入麻烦了!你们两个在不在?”
这么说着,和往常一样吵闹的弗利艾闯进了屋子,像想当然一样看着克鲁修和菲利斯的方向,像想当然一样的慌慌张张急急忙忙的不可开交。
在睁大双眼的菲利斯面前,弗利艾面露难色的挽着他的胳膊说道,
“兄长和父上怎问吾,喜欢男人是不是真的。想起来,好像在市井里也有这种流言。这是相当严重的事态啊!”
跳出来的话题正是刚才他们聊着的内容,弗利艾是来搞笑的嘛。
“噗、哈哈哈哈哈!”
在菲利斯马上要笑喷之前,克鲁修那边大声笑了出来。
弗利艾吃惊的看着这个景象。克鲁修的大爆笑什么的,可不是那么平常可见的东西。
“哈、哈哈!不、不行了,殿下您还真……真是,不行了!哈哈哈!”
弗利艾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甚至冲动地敲了好几次弗利艾的肩,给那高贵的身体造成了伤害。
“好痛!都说了好痛了啊!话说,你们两个在笑什么啊?对吾来说这可是天大的误解啊。该怎么办啊!”
“嗯,不然就这么着吧。菲利酱对被当作殿下的恋人来看待并不会感到困扰哟。殿下不也这喵说过喵?”
“这个和那个不一样!虽然吾对你的爱与性别无关,不过这份感情对你并不是特别的而是谁都可以!……等下,这么说也很奇怪!”
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表达,弗利艾抱着头陷入了混乱。克鲁修发现在弗利艾宽广的背后,菲利斯一脸开心的抱了上去。
微笑着的克鲁修,完全理解弗利艾心情般的看着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心中的不安也不知消失去了哪里,心中又有了生出飞翔的翅膀的感觉。
现在这样的话不管怎样,都能以开朗的心情乘风飞翔。



                    


.